岳西网
朱王芳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专栏作家 >> 朱王芳 >> 正文

【古井采风作品展示】共将诗酒趁流年

朱王芳

我素来不善饮酒,所以做饮酒的文章确实有点勉为其难。还是从多年前的那次亳州之行说起吧。

那是一个春风沉醉的夜晚。我们几个文友坐着当地的那种布帘子围着的小三轮车穿行在亳州的小巷中。小巷曲折幽深,小巷的尽头一个穿着旗袍的温婉女子在等着我们,她是当地晚报的编辑。精致玲珑的茶吧文艺范十足,橘黄的灯光下我们畅谈了些什么已不记得,只记得我点了一份绿茶和一份提拉米苏。喝茶好啊,正如周作人所说,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

茶如隐逸,酒如豪士。茶当静品,酒以结友。

今夜,又在亳州,美酒飘香,初夏的风都有些微醺。好客的主人拿出古井贡美酒招待我们,宾主尽欢。我又成了酒桌上的逃兵,众人皆醉我独醒,众人糊涂我不糊涂,难得啊,想起白天恍惚看到“难得糊涂”酒厂也在古井镇。

亳州的夜空中还有一个人睁大着眼睛,巍然挺立,那就是曹操。曹操被亳州人尊为酒神,酒神曹公的雕像在古井集团的旧厂区和新厂区或坐卧或矗立着。史书记载,公元196年的一日早朝,和风荡漾,牡丹正娇,峨冠的曹操得意地向汉献帝呈上“九酿春酒”,这就是古井贡的由来。酿造“九酿春酒”的“公兴槽坊”旧址依然在酿造着浓香的美酒,历史源远流长,绵延不断。历史的长河中酒神形象比比皆是,酒神精神无处不在。

他们把对酒的热爱熔铸在诗歌里,他们与天地喝,与草木饮,与月独酌,美酒、诗歌与浩浩的光阴一路走来。

曹操曾这样歌曰:“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惟有杜康。”

魏晋的名士们志气旷达,喝起酒来“幕天席地,纵意所如”,“兀然而醉,豁然而醒。静听不闻雷霆之声,熟视不睹太行之形,不觉寒暑之切肌,利欲之感情。”

集诗仙、酒仙于一身的李白,更以狂饮留名,一首《将进酒》就足以道尽他和酒的情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杜甫,苏轼,柳永,欧阳修,陆游,连当代的诗人艾青,哪个诗文里不流淌着浓浓的酒香,真的是“诗是水中酒,酒是文中诗”。

与酒结缘的不仅仅有男神,也有女神。李清照性格豪爽,诗词婉约之中,亦不乏豪放。饮酒作词,成就了她特有的词风。赏花饮酒作词,“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思乡饮酒,酒除乡愁,“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沉水卧时烧,香消酒未醒。”离别饮酒,心绪纷乱,“忘了临行,酒盏深和浅”。

酒文化的长廊里,女性的天空很窄,或月下独酌,或花前自饮,最多和夫君品尝闺房之乐。像《红楼梦》描写的那种熙熙攘攘姐妹饮酒之乐罕见矣。红楼女儿们趁贾母、王夫人不在家,放肆起来,行令畅饮,呼三喝四,喊七叫八,对点,划拳,满厅红飞翠舞,玉动珠颠。

最美,最动人的场景,是憨丫头湘云醉眠芍药花中图了。“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业经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穰穰的围着他,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众人看了,又是爱,又是笑,忙上来推唤挽扶。湘云口内犹作睡语说酒令,唧唧嘟嘟说:泉香而酒洌,玉碗盛来琥珀光,直饮到梅梢月上,醉扶归,却为宜会亲友。”

好在这一幕场景是美人美图,不煞风景。其实,《菜根谭》所谓“花开半天,酒饮微醺”的趣味,才是最令人低徘的境界。上午在古井酒厂参观时,禁不住友人的怂恿,尝了一口头酒,辛辣之后竟口舌生津,回味绵长。终于不虚此行。世有不善饮而识酒趣者,吾也。

世上没有不散的筵席,却有千古流传的诗文。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王云峰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共将诗酒趁流年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新闻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新闻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