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朱王芳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专栏作家 >> 朱王芳 >> 正文

彼岸花

  □朱王芳

  读诗经,最喜欢的还是《蒹葭》,只因那份寻而不得的忧伤、惆怅之美。秋水盈盈,你立在此岸,伊在彼岸,望穿秋水,溯游寻之,而终不得,只能相望于盈盈一水间。爱情的彼岸,有着太多的未知,在水一方的伊人,就如远处高楼上的歌声,缥缈捉摸不定。

  想起开在彼岸的一种花,传说中,一种极美艳的花。佛经记载“,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它还有一个更富有诗意的名字,曼珠沙华。由于“彼岸花”的花和叶子永远不能见面,又被称为“无情无义”之花。彼岸花的花语,相爱但不能在一起。

  有一种爱情,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其室则迩,其人甚远”,纵然我们靠得那么近,可是没有爱,就如隔着千沟万壑。有一种爱,很远却很近,即使山高水长,我也能触摸到你的双眸,感觉到你的心跳。

  纳兰容若,一个多情而又深情的男人,他的《减字木兰花》读来,至今让人真实地感受那份刻骨铭心的苦楚。“相逢不语,一朵芙蓉著秋雨。小晕红潮,斜溜鬟心只凤翘。待将低唤,直为凝情恐人见。欲诉幽怀,转过回阑叩玉钗。”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只因一个一入深宫,旋成陌路。终于,有一天,他们在深宫中得以一见,可是咫尺天涯,只能相逢不语。伊人拔下玉钗在回阑轻叩,这是相见也是最后的离别,千言万语,只能眉眼无声。词的背后,太多的隐痛,留给我们的是数不清的惆怅。爱情的魔力,吸引我们,引起我们共鸣的不仅在于它的甜美和幸福,更萦绕心间的,往往却是那份相爱却不能相守的悲情和凄苦吧。

  近来读张健初先生著的《孙多慈与徐悲鸿爱情画传》,也为画坛上两位大师的爱情苦旅而叹息。天目山上,沉浸在爱河中的孙多慈选了两颗红豆送给她的老师徐悲鸿。后来,徐悲鸿特地请人打了两颗金戒指,将两颗真爱的红豆嵌入其中,并分别镌刻“慈”、“悲”二字,留存。谁知此后的孙多慈果真做了一世的秋风秋雨之悲凉人,有情人并不能都成眷属。爱情,有着太多的变幻莫测。一生一世的爱情,承诺的太多。此时我们只能紧扣爱人的双手,站在彼此的面前,说一声,好好珍惜现在。

  当年,张爱玲给胡兰成的情书,寥寥八字: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无论张爱玲、胡兰成两人的爱情是如何惊心动魄,他们的恩恩怨怨,世人如何评说,我想,当张爱玲满心欢喜地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写下这八个字的时候,她所想要的也只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就如神秘的彼岸花,掀起她的盖头来,她并不是遥不可及的印度公主,曼珠沙华,而是我们身边的可人小妹,红花石蒜。家乡的小溪边,一到秋天,远远就能看到她轻盈艳丽的身影。我们叫它“盘子花”,它的花瓣反卷如龙爪,形成一个圆盘状。有的地方叫它“打碗花”,说是小孩子摘了它,回家会打碎碗的。我们不管许多,常常摘下它,养在玻璃瓶中,只因它的那份美丽。

  简单的心,简单的爱情。记着:拥有,就是幸福。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王云峰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彼岸花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