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吴传兵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专栏作家 >> 吴传兵 >> 正文

再读孙犁

  我去了冀中平原,去了那战火纷飞而又荷香四溢的水乡战地;去了那诗情画意而又紧张激烈的抗日战场;我认识了那么多爱恨分明、可亲可爱的父老兄弟和姊妹。

  我是神往的,人至今也没去过。但那情、那景、那人一直在我的心灵深处闪耀。

  那是十来岁的初中生,捧读着语文课本上的美文《荷花淀》、《芦花荡》而不舍释手,一遍、两遍……也是这时,我认识了孙犁,这位文学大师,至今令我敬仰不已的大家!他用他的笔、他的情、他的心将芦花、苇荡、水陌、抗战,特别是那些艰难中自强、危难中乐观的冀中人民镌刻在我脑海深处,也镌刻在许许多多文学爱好者的心灵深处。

  今天的案头,又摆放着一本《孙犁作品欣赏》,这是广西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的薄薄一本孙犁作品专集。当好友将书送至我手时,我是那样的高兴和激动。书尚未翻开,荷香就溢出书外。孙犁笔下洋溢的清新、朴实、鲜活的生活气息就将我陶醉;孙犁塑造的人物崇高的人性之臻、绝伦的人情之美再次将我熏陶。

  这本小册子收录了孙犁自1942年8月至1949年12月创作的十四篇小说,也包括《荷花淀》和《芦花荡》这两篇脍炙人口的佳作。

  我读着,品着,又来到了风吹苇低的荷花淀,闻到了硝烟之中飘荡的荷香,看到了枪林弹雨中跃动着战士和乡亲们的身影;听到了编着苇席的媳妇和姑娘们对丈夫或战士的祝福。孙犁写的是战火纷飞的故事,我读的却是诗情画意的美文。

  我感受最深的是作家孙犁将火热的战争、残酷的战斗融入“家务事、儿女情”之中,每篇作品都是从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在家长里短中表现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这两个历史时期的风云变幻。他善于将弥漫着战争硝烟的残酷现实和明净秀丽的水乡景色交织在一起,用轻快明丽的手法展示出人物崇高的思想品德和冰清玉洁的人性美,展现出一幕幕诗情画意之中酷烈而必赢的战争场景,呈现给读者一幅幅美轮美奂的风景画。他善于从平淡的、日常的生活现象中凝练出典型矛盾和斗争,以和缓的笔触来描写战争的惨烈、残酷以及父老乡亲对正义的支持和参与。这十四篇作品,没有一处描写轰轰烈烈的战争场景,也没有多少文字来渲染铁骑奔腾和烈火狂飙的气势,但我们读者能感觉到那战争的艰苦卓绝,更能领悟到为何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我们必赢必胜的道理!

  作家的笔下,有着许多活灵活现、爱憎分明的个性人物。毅然冲破封建顽固而《走出以后》的小媳妇王振中,孙犁仅用她走出前后的两种神情面貌的对比描绘,就将人物温顺、善良、要求进步而倔强的性格写得淋漓尽致,突出了冀中、乃至全国妇女向往自由、追求真理的内心实在;将近六十岁的撑船老头儿,是“里外交通,运输粮草,护送干部”的老战士。作家没有选择惊险出奇的故事,只是写了两个情节,镌刻出老人坚毅、机智而勇敢的崇高形象:一是他护送两个孩子投奔革命队伍的过程,这个“没儿没女”的孤寡老人,从对两个孩子的安顿到洗脸到宽慰等细小情节中,突出了老人对投奔革命的小战士倾注的深厚的父爱!另一个情节是两个孩子因鬼子的扫射而受伤,老头儿心疼不已,发誓报仇;于是,第二天中午,老头儿依旧驾着小船出了苇荡,“剥着又肥又大的莲蓬”来引诱鬼子深入芦苇荡的木桩圈里,然后,“举起篙来砸着鬼子的脑袋,像敲打顽固的老玉米一样。”仅此描叙,就突出了一位崇高伟大的老头儿!《山地回忆》中,孙犁摄取了河上洗脸吵架的镜头、妞儿一家对“我”这位战士的深情厚谊等几个朴实的情节,“寓刚健于婀娜之中,行遒劲于婉媚之内”,塑造了另一种性格特征的妞儿,她倔强好胜,心灵手巧,朴素勤劳,反映了山区人民热爱生活、热爱革命的优秀品质。还有众所周知的水生嫂,她是那样爱着她的丈夫、挂念着她的丈夫,但又怕影响丈夫抗战,连破苇杆时划破手指也怕丈夫知道了,不做声,仅仅把手指放在嘴里“吮了一下”。寥寥几笔,就将她识大体、明大局,坚贞温柔、勇敢智慧的可贵品质勾列明了。

  孙犁笔下的人物个个栩栩如生,性格各异,都围绕着作品的主题洋溢着不同的气质和品格。

  孙犁是具有独特艺术风格的大师。他的作品于我的感觉就是“新鲜”:“题材的新鲜,语言的新鲜,表现方法的新鲜”。文艺界用“行云流水,明丽天然”来概括形容。他的作品都流淌着抒情的韵味,即使再为残酷的场景,在他的笔下都是一首浓郁隽永的诗篇,在明丽欢快的叙述描写之中,让读者自己去意会那种“凄凄、戚戚、惨惨”的战争场景。

  作品的题材新颖,最为突出的是,不管是表现抗战还是描写解放战争,他都不正面去下笔,更不追求那种金戈铁马式的惊心动魄的艺术效果,他总是结合时代背景,“从日常生活中清滤出那些有分量的素质,以巧妙的艺术构思精确地反映时代精神”(矛盾语)。他善于从严峻的斗争中选择平凡的、司空见惯的身边小事来作为题材,并发掘出生活中的美,突出人物内心世界和精神风貌。这种题材选择上的新颖,是孙犁开创并光大的。

  语言的新鲜,更是打动了许多读者。大师的“语言是诗的、美的语言,具有凝练、清新、明快自然、活脱简洁的特点”,而且满篇都是抒情,让读者在欢快的气氛下,享受着作品带来的快感。他自己说:“从事写作的人,应当象追求真理一样去追求语言,应该把语言大量贮积起来,应当经常把你的语言放在纸上,放在你的心里,用纸的砧,心的锥来锤炼它们”。读罢此言,无怪乎大师语言清新明丽而动人了。

  作家写作手法的新鲜,也是最大特色之一。孙犁以其独特的表现方式来刻画人物,描写场景,渲染故事,以达到形神兼备的境界。象《蒿儿梁》塑造的妇救会主任的动人形象,就是运用写意的手法镂刻出来的,人物形象那么富有风姿和神韵。而《吴召儿》基本使用的是白描手法,选其几个抗日斗争片段,将聪明、勇敢、热情、大方的小姑娘形象呈现在读者面前,活灵活现。

  法国著名作家布封说过:“所谓写得好,就是同时又想得好,又感觉得好,又表达得好;同时又有智慧,又有心灵,又有审美力。”孙犁大师的作品当此不愧!

  掩卷,闭目,沉思……我想起了有位禅师说过的一句话。

  禅师有云:尽心绽放者,布施美丽,清香无浊。

  我品味着佳作,我仰视着大师,我沐浴在孙犁神笔布施的美丽之中,徜徉在大师心灵绽放的荷香里!

  我的心灵深处也迸出了火花,火花开得如荷花!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王云峰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再读孙犁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