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吴传兵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专栏作家 >> 吴传兵 >> 正文

禅观二祖山

禅 观 二 祖 山

二祖山,是作协组织采风的一个主要景点。

  我惭愧于孤陋寡闻,对石关境内,倚舒城、傍霍山、座岳西这么三县的一个佛祖圣地丝毫不知。

  佛祖生了我的气。午饭前,丽日晴天,温暖如夏。走出酒店,就乌云密布,风声怒号,气温骤降。但谁也没停下朝圣二祖的脚步。

  山峻峭,路迢迢。越山过趟,穿林涉水。佛祖立于高高的山顶云端,感动于我们一行的虔诚,偶尔让天公放出一阵朦胧日光,让我们安心、静心朝山。

  浓雾是一路的主流,把我们禅化在虚无缥缈之中,也把世界点化得虚虚实实、若有若无,尘俗之心,此时便栖心佛理,超然物外,怡然自得。

  愈上雾愈浓。细密的雾珠布满了镜片。我只得摘下它,圆睁着双眼,跟在朋友的身后进发。雾水凝结在树枝叶片上,山风吹来,簌簌而下,滴落在我们头上、颈脖里,凉透心窝。我想,这滴落的雾水该是当年慧可禅师拜师达摩以成二祖时,为表虔诚,自断左臂而流下的鲜血幻化而成;路旁时有几棵开得不合时宜的杜鹃花也是那么鲜艳欲滴,肯定也是禅心十足的慧可大师臂血染就吧。我们观此,心灵震颤,继而悟彻:“昔人求道,敲骨取髓,刺血济饥,布发掩泥,投崖饲虎。古尚若此,我又何人?”慧可立此鸿志,悟此禅道,何且不为二祖?“古尚若此,我又何人”!我又何人?何志之有?志又何达?

  在导游一次次“快了,快到了”的鼓动诱惑下,我们终于筋疲力尽的立于二祖山报恩寺院门外。佛祖或许知道我们不够肃穆,在我们嘻嘻哈哈、步上了20余里山路来到佛祖面前时,他却紧闭山门,拒我们于禅佛肃静之外。正在我们大失所望、导游也惊诧并遗憾之时,“吱呀”一声,门自里而开。佛祖的警示,令我们一个接一个虔诚而肃穆的跨进寺门,也就走进了一段厚重而辉煌的佛教历史,二祖慧可也于云头雾顶端详着我们这班尘世中的红男绿女。

  报恩寺,依山而建,座落处形似左手的五指自然平伸。山门就建在手指的虎口上,宝殿和庙房沿着大拇指和食指依次平行而建,一座风亭立于大拇指头,遥遥望着远方;慧可禅师护法石洞隐密在山门内下至无名指处。庙宇清一色的石条垒就,不动一根木,不用一片瓦。连二祖慧可当年在此护法避难、修禅悟道的山洞也是石条造就,山顶至石洞的石阶也是就石而凿。这里的建筑,冥冥之中,再现着二祖慧可深深地禅意:“无上妙道,旷劫精勤”;彰显着慧可在没膝的深雪静站一夜后打动师祖达摩的那种虔诚:“惟愿和尚慈悲,开甘露门,广度群品”。观此地形,多像慧可禅师为求法达志而在师祖达摩面前砍断的那个左臂?!这具神奇的佛臂导引着尘世的眼光顺指而望佛界,也布扬着佛法轻拂红尘的纷扰。

  几棵古松傲然石崖,古朴苍翠,给千年之古的二祖山,濒添沧桑。浓雾深深,锁山遮目,给千年之远的慧可二祖,增添了禅性十足的神秘。

  我们拜谒了宝殿,又怀着至诚之心,来到二祖慧可当年修身养性、护法参禅的石洞。里面香火缭绕,滴水潺潺,禅意充满石洞。坛 -我仿佛看到了为躲避周武帝灭佛的劫难而在此韬光养晦、传承佛祖衣钵的慧可虔诚面壁的身影,隐隐之中领悟到慧可手指中原、布施佛法于苍生的神韵。我们沐浴着千年飘逸的佛香,品味着万里天竺淌来的佛水,心也被荡洗得一尘不染,空旷豁达。

观毕,下雨了,禅性变为了灵性。来之,拜之,更要思之。冥冥之中,这场及时雨是慧可禅师留住我们一行,静坐禅寺、静思俗心的禅意。静思之中,我仿佛听到初入佛门的慧可与达摩祖师的一段对话,慧可说:“我心未宁,乞师与安。”祖师回答道:“将心来,与汝安。”慧可沉吟了好久,回答道:“觅心了不可得。”祖师于是回答道:“我与汝安心竟。”慧可听了祖师的回答,当即豁然大悟:原来并没有一个实在的心可得,也没有一个实在的“不安”可安,安与不安,全是妄想。

  是呀,红尘俗世,佛性相通,“妄念不生,默然净坐”,何来物欲横流、六根不净?

  二祖山,二祖慧可禅师赋其灵性的山!我来了,观了,拜了,也思了。但这么厚重而旷古的禅山,何时能参透?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王云峰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禅观二祖山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