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吴传兵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专栏作家 >> 吴传兵 >> 正文

兰花、杜鹃和野山茶

兰花、杜鹃和野山茶

  绿色葱茏,是大别山自然景色;山花烂漫,是深山里美丽春景;野茶飘香,是岳西县茶市独秀。

  一个山村叫千佛塔,一个老屋叫高屋,座落在大别山深处的岳西县响肠镇,山水俊秀,风光旎漪。我生于斯,长于斯。屋前是流水潺潺,屋后是松声涛涛。

  小时候,我常随母亲到山上打柴割草。

  记不清是哪年哪月的一个春日,我驮着扁担,母亲拿着绳子和弯刀。母亲说:在最远最高的那个山凸那里,有好柴火,还有杜鹃、兰花和野山茶。

  打柴于我没丁点引力,倒是兰花、杜鹃和野山茶把我的心揪得紧紧,撩起我的极大兴趣。我踩着母亲的脚后跟,紧走慢走,来到一个叫斗冲的山趟。

  斗冲,真是一个蜿蜒曲折的长冲。仅从冲口到冲底,我和母亲就走了半个多小时。一路上,淡淡的兰花香气随风飘来,沁人心脾;两边山坡,树木葱茏,野花丛生。

  至冲底,我举目四望,寻找着母亲说的杜鹃、兰花和野山茶。

  母亲对我的心事了如指掌。引我再爬上一个陡坡。手指处,只见几棵茶树,没在茅草丛中和杂树林里,待风吹来,摇摆着娇嫩的枝苗,若隐若现。

  我扒开茅草,数了数茶树,原来仅有四棵,相距密切,远者不过一米,近者枝末相连,可谓是息息相依;鲜嫩的茶苗,像刚出世的婴儿,毛茸茸、红呵呵地立于枝头。杜鹃较多,在这片山坡上,处处皆是。我们来的正是时候,鲜红的花朵开得正艳,有伸出茅草丛而独树一朵的,也有钻出灌木林而旁枝怒放的,更多的是枝枝并列朝天而笑……杜鹃和茶树错间生长,相互交织,可谓是红花配绿叶——分外妖娆。

  更有那兰花,身材矮小,但一点不影响她香气四溢。一丛丛如宽韭菜叶般的绿须,半伏在地上,一枝或两枝花杆直傲苍穹,杆子四周开着淡黄淡黄的兰花,吐着兰舌,散着花香,把人引入芳香的世界。我迫不及待的趴下,把鼻子埋到花香中,全身心地俯入花丛,已顾不得母亲到哪个山坡砍柴了。

  我流连在花事中不知多久。母亲说:来,摘野茶吧,这是最香最纯的茶呢。母亲掏出手帕,铺在茶树边,用手肘拨开茅草,双手摘着嫩芽。我也学着母亲的样子,可手肘怎么也不听使唤,茅草只是动动,又恢复原状,阻挡着我摘茶。母亲一边摘着,一边教着我。终究是年小经验少,母亲摘完三棵茶树,我的一棵还早着呢。

  回来的路上,母亲挑着一担柴,我拎着母亲和我摘的不足半斤的野茶草,捧着一束兰花和杜鹃。母子俩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快乐着,兴奋着……

  晚上,母亲把这些微野茶掺入家里茶山上摘的茶草一起,做了一斤干茶。我当时不喝茶、也不懂茶,但总觉得今晚那满屋飘逸的茶香与往日不同,浓得让我不忍早睡。

  时过三十年,但我似乎还是闻到那股野茶和兰花之香,仿佛见到那满眼的杜鹃之美。只要时间允许,我每年春暖花开之际,都去那片山上看看兰花、杜鹃和野山茶。近几年,那几棵山茶树仍在茅草丛中摇曳着,但已经长高了许多,也茂盛了些许;杜鹃漫山遍野,红艳艳美煞双眼;兰草舞着高昂的旗帜,飘扬着山野早春的浓香。

  我忽然觉得,杜鹃、兰花和野山茶,是山中三姊妹,花、香、味已融为一体,独成一格,缺一就少了韵味和魅力。我也突然明白,家乡的茶那么香,那么撩人心境,那么牵人魂魄,原是三姊妹的异香、炽情和心汁所共同酿成!

  天然氧吧的岳西,绿色环抱的家园,这片人杰地灵而多情的土地,处处都有兰花、杜鹃和野山茶!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王云峰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兰花、杜鹃和野山茶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