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吴传兵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专栏作家 >> 吴传兵 >> 正文

秋日晚霞

秋日晚霞

  我很在乎生活中的诗意。比如,眼前的秋高气爽,阳光灿烂,风扫落叶……这里蕴含着高远,饱含着丰实,也昭示着萧条。我面对这一切,心里总有着一丝感慨和激动,我不轻易抒情,但我力求把它描述得接近宁静和真实。

  这是农历八月山区的傍晚,挂在远山顶上的那轮圆盘,柔和,金黄,圣美。远处的山峦形成一个辽阔的背景,在晚霞的映衬下,云烟氤氲,金碧辉煌。山势由低及高,开阔舒缓,延伸到视野的尽头。山峦中间开阔舒缓的地方是一片田畴,一条河流从中间地带划过,如一条色彩斑斓的彩带,系在田畴的腰间,浅浅细流沿河流淌,七彩碎片晃动其中。深秋的云层向来诡异,天使可以迅速狰狞,雄伟可以瞬间委顿。夕阳给这个场景赋予了绚丽。

  此时河岸上有一个老人担着一担水,走在回家的路上。河岸边的野草早已凋零了它的花儿,在风中摇曳着枯萎,似乎想为老人出把劲而又无能为力。他自个儿哼着号子,减轻肩上的压力,一步一步往前迈着。他是一个可怜的老人,乡里乡亲都知道他的情况。他从年轻的后生活到现在脊背已经弯曲的老汉,有着许多艰辛的故事。

  他初识字,严格说还属于不识字,怕只写得来“毛主席万岁”、“共产党好”和自己的姓名;当然,阿拉伯数字是熟识的,加减乘除的简单运算也还是能行的。年轻好胜的心给了他机会。文革初期,二十来岁的他,凭着一阵冲劲、凭着一份炽热,凭着一股霸气,他走上了大队革委会书记的领导岗位。“抓革命,促生产”,是他全部工作。他也的确尽力尽责,每天早早地吃完早饭,就夹上自己喜爱的那个文件包,文件包里放着一支圆珠笔、一个日记本和上级发来的最新文件,去各个生产队巡视指导工作或传达上面的一些精神。全大队十三个生产队,除非特殊原因,他每天都要跑遍。他不是简单的跑跑而已,田间地头,他都到。那时劳作休息的空隙,是批斗“四类分子”的时间,社员们或坐或站,那是自由的,但四类分子必须高举双手做投降状,站立在旁边,接受大家的批评。也许是社员们心照不宣,也许是配合默契,只要远远见他来了,大家就休息,四类分子就自动站到一个显眼的位置,高举双手,等候教育。他在听着别人的一番批斗后,总是那么几句总结语:“坏分子是顽固的,改造是长期的,谁也不要松懈。”然后转身去别的生产队。晚上,带着醉意,在灯光朦胧中回家。

  整个大队,哪里有个邻里纠纷、哪家有点矛盾,他都积极而乐意化解。这是最大的优点。他基本不讲大道理,首先两边都一骂,骂到谁都不吱声了,他也就停止了,笑笑说:“不就得了?好了,谁也别再做声了。”。他自豪地说,那是他的两板斧。说也奇怪,他这两板斧一甩,纠纷大都能化解。因此,他当时也很有威信。

  他在他的地盘内,也好上了几个女人。他利用职权,或者在年底解决一床救济被,或者为相好的儿子征兵争取个名额,等等。所以,虽然也有少数夫妻为此打架骂架,但基本是“丑事不出门”,他也就相安无事。

  他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生育,这是他最大的心病。夫妻为此争吵过不少,也立过一个侄子为继子。但不知道是何原因,侄子无论如何不愿意和他们生活。这样,他们一气之下,发誓再也不立祠了。他夫妻俩对孩子特别的疼爱,不论是谁家的孩子,都疼爱有加。吃的喝的,舍得,非常的大方。我就是在他俩的怀抱里长大的,小时候,在他家吃喝是家常事。以至于现在,只要回去,也非得在他家喝一杯,不然他是放不过的。

  他夫妻俩都好酒。或者说叫酗酒了。特别是他,不醉不休。而且每次醉了就是骂人,骂老婆,骂世道不公,骂人心不古。我很理解他的心情。改革开放后,他的大队所有职务没了,他也就解甲归田了,真的一点威风没有了。他的心态一直到现在都不能平衡,特别是醉酒后,念念不忘的总是那几句话:“毛主席好!现在的世道,他妈的,是什么?”这个时候,谁也劝不了他。他骂够了,骂累了,就趴在桌上睡了。

  现在,人过古稀,日落西山,身体每况愈下。弯曲的脊背担起一担水,再也回不到从前轻步如飞的境况。区区一里路,要歇上一两伙。这个时候,他总是无奈的摇着头,叹着气。日子天天要过,水也天天要喝。他日渐艰难的担着。邻居们顺便的时候,都帮他一把,担上一程。

  有一次我回去看望他,劝他夫妻去敬老院。他特别的气愤:我干嘛要去那里?我有手有脚,我不稀罕那个福气。他的倔强我是知道的,再劝无益。我深知他心底的那个心结。

  我和他虽不同宗,但我是他带着长大的,他特别喜欢我,一直没视我为外人。所以,他的心里话也对我说起。有次,我和他推杯换盏之后,他说起他夫妻的后事。他说:我希望她走在我之前。初听这话,我心里一愣,一生的夫妻争争吵吵也属正常,但不至于要这样说。我思索的当时,他接着说:这样,她不吃苦。他说,你是知道的,她的脾气一直不好,家族的人都不喜欢她;她走在前,我会热热闹闹的送她,我后来弟兄叔侄们会照顾好的;我走在前,她的日子就不会好过。这话是发自内心,客观事实如他所说。他们无儿无女,老了全是俩互相关照着,侄辈和相邻的照顾毕竟很有限。走了一个,另一个的生活不仅是孤单,核心的是水谁挑?柴谁打?所以,他说这话,我的心里好激动,这就是夫妻,这就是伴,这就是爱。他看透了,说,谁先走这事不是谁能决定的。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到时,如果我先走,你还要多帮做做我侄辈们工作,有时间回来看看她。我点头无语。他的眼睛直视着我,是那么的真切,那么的无奈,那么的期盼。我的心里好酸。

  山区八月的晚霞绚丽多彩,在老家的屋场到河边的那段小路上,那个担水的老人的身影被拉得很长、很长……

  夕阳的余晖,伴着萧萧的秋风,把这个蹒跚的身影拉出了朴素的诗意、纯净的美丽。我不能不激动,也不得不抒情!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王云峰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秋日晚霞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