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储先亮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专栏作家 >> 储先亮 >> 正文

【古井采风作品展示】成瘾的醉

储先亮

又一次来到亳州,时隔26年。还是古井旁,依然花戏楼中,一样的中药氛围的药材市场里,但这次多出了古井博览园,曹操运兵道……

时空演绎了沧海桑田,岁月改变了年少时的认知。

到亳州去最先想到的人和事自然是曹操和酒,虽然不可避免的也会想到中医和华佗。

公元196年曹操将家乡亳州的“九坛春酒”和它的酿造方法进献给汉献帝刘协,这件事情是“古井贡酒”最早的源。

不过,传说里中国白酒的源头比这更早。夏朝的杜康是酿酒的鼻祖,这是众说纷纭中比较权威的一种。

据说,杜康发明酿酒之术也纯属偶然。其时杜康专门负责管理粮食。当时,随着农耕的发展,粮食获得丰收,储藏在山洞里。山洞阴暗潮湿,时间一久,粮食全部腐烂了。一天,杜康在树林里发现了几棵枯死的大树,只剩下粗大空荡的树干,他便灵机一动,把粮食倒进了干燥的树干里。过了一段时间,杜康来到树林里查看粮食,他惊奇地发现储粮的枯树前,横七竖八地躺着一些野猪、山羊和兔子,一动不动,好像死了一样——原来盛粮的树干裂开了几条缝,由里向外不断渗水,动物舔吃了这清香甘冽的神水,一个个被麻翻了……

酒从一开始便是生活资料相对剩余的产物,它从必需的生活资料中升华而来,有了奢侈之嫌,因为它神奇的功力,也许有过泛滥的奢靡,以至于到了商朝在都城朝歌甚至出现了“酒池肉林”的传说。物欲横流是一件可怕的事情,酗酒乱德,于是有了周公的“《酒诰》”。《酒诰》已经不是传说了,它记录在《尚书》之中,上升到治国安邦的高度,是我国有史可考的第一篇(部)禁酒令!

到了汉代禁酒的情况自然是发生了变化,不然也不会有曹操献酒汉献帝的传说。曹操献酒的传说是很让耐人寻味的,他不仅献上家乡的美酒,就连那美酒的酿造方法也一并献上。曹操这是向汉献帝和盘托出啊!其实曹操和盘托出的还有他的三个女儿,三个女儿嫁给一个汉献帝,这其中的意图我们同行的人在古井园的那座曹节祠里试图做过一些猜测,但这些猜测还是过于流俗,因为流俗,曹操的意图便不得而知。

传说和史实有时并不是一回事,但是传说终究不是神话,或多或或少会有着某些史实。张献忠江口沉银起先也是一种传说,但是被后来的发掘证明了它的真实。因此曹操献酒的传说便阻止不了人们去想曹操和汉室的那些事。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很多人认为曹操是个“奸臣”。但是,也有人甚至是伟人却不这么看,他们认为这位曹 丞相为汉室呕心沥血,自始至终并未篡位,是个“忠臣”。他讨伐了试图废汉室的董卓,拥刘氏为帝,保全了汉家天下,至少是一个了不起的“政治家”。

忠和奸是大相径庭,谁是谁非,是史家争论的事情。史书《三国志》、《汉后书》于史也许更真实,但未能通读,《三国演义》于故事更精彩,但为小说,因此,曹操是忠是奸,不敢妄议。

忠也好,奸也罢,读曹操的诗文总不免被其雄气所感染,亦为其风骨所熏陶,体味的多为正气,字里行间未见奸佞之息:

对酒歌,太平时,吏不呼门。王者贤且明,宰相股肱皆忠良。咸礼让,民无所争讼。三年耕有九年储,仓谷满盈。……(曹操《对酒》)

这首诗表达了作者政治理想,诗中描述了太平的环境里,人们自由舒适的田园生活。诗人认为,没有官吏上门催租、政治清明是人生追求的理想社会。

在中国白酒博物馆里我见到了用“酒体”一词评论古井贡酒的风格。水做的酒有了液态之外的体态,虚无缥缈的气体有其形态,这似乎玄而又玄,其实不然,真正懂酒的人知道,酒不仅有着自己的体态,而且有着自己的风骨。力量是酒的内涵,风骨是酒的彰显。具有风骨的酒一旦和某一个特殊的历史现象缠绕在一起的时候,这种风骨更加昭显。

非常巧妙,亳州之行,参观的地方,有两处在地下。一是古井贡酒的地下窖库,一是曹操的运兵道。这两处地方隔着涡河地处南北,虽不远,但在古代却是谯城内外。古老的东西从时空中走来,又隐藏于地下,这种神秘便更加令人发古之幽思。

一些真相埋在土里,一些谎言写在书中,考古和读书便成为有趣的事情,总会有人醉心如此,走火入魔。

古井集团在谯城的西北,属于涡河支流小洪河中游流域地带,古井贡酒深藏在那样的水土里,成就了属于它特有的酒体,某种程度上说,是看得见甚至于是摸得着的。

小洪河滥觞于古井镇更北的河南境内,一路向东南,到了古井这一带其势逐渐壮大,在花戏楼的对岸注入涡河时已经蔚为壮观了,那天正值雨后,我们见到的涡河其势汤汤,波澜壮阔。

说到花戏楼,导游津津乐道的是它的“三绝”。花戏楼的砖雕石刻还有木雕固然是艺术魁宝,只可惜,一面墙,一方舞台四周的空间太小,那些表现不同时期历史题材的雕刻堆积在有限的空间里,过于繁琐。倒是它的一副楹联和悬于舞台了之上的一些匾额道出了舞台甚至是人间的真谛。左边是“阳春”,右边叫“白雪”,中间道“演古讽今”,还有“想当然”和“莫须有”。阳春白雪演绎的是想当然和莫须有的故事,意义在于以古讽今,真可谓“一曲阳春唤醒今古梦,两般面貌做尽忠奸情”……这般地提醒,想必对那些坐在台下看戏的局外人定会有醍醐灌顶的功效。

曹操运兵道就在这段涡河的南岸,在花戏楼的南边。古代当在谯城之内,当然它未曾发掘的部分很可能会里通往谯城的城外。穿行在曹操运兵道里,我并没有过多的嗅到干戈的气息,但是却感喟古人的聪明和不易。说古人聪明是因为运兵道的用场,说不易是它的狭窄和低矮,还有它的通风和照明设备的艰难和简陋。很难想象出在一场关乎成败的攻城和守城的战争中,运兵道有着怎样一种举足轻重的作用,更无法想象着在这样的环境里守城的官兵们是如何运筹帷幄,决胜城外的。今天看到的曹操运兵道,严格意义上说只能算是一处古建筑或是一处工事的遗迹,但后人在这样的遗迹之上建造了一座不容小觑的建筑,虽然它招徕游客的功利也许大于缅怀的用意,但是客观上它向人们展示了建安文学的辉煌。

中国文学从先秦走到魏晋,准确来说走到“曹氏父子”和“建安七子”所在的年代,树立了一座丰碑——建安文学。

建安文学中的散文传承了先秦历史散文的风格,而它的诗歌多从汉乐府而来,遇上中国社会剧烈动荡的年代,加上它的一些代表人物融政治、军事、文化为一体的特殊身份,就烙上了鲜明的时代特色。在这样的时代面前,他们上马使枪,驰骋疆场,枕戈军帐,吟诗作赋。统一北方之后,他们更有条件用自己的笔直抒胸襟,抒发渴望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掀起了我国诗歌史上文人创作的第一个高潮,创造出辉煌的建安文学,铸就了“建安风骨”,在魏晋之际树立一座中国文学的里程碑。

“蓬莱文章建安骨”。说到建安文学,总会有“风骨”一说。风骨之谓,古代大家多有论及,而在于专业之外的人,更多的是只能意会,难以言传,但是,能意会便为识得!

建安文学馆列举的是建安文学的代表人物的代表作品,是建安文学冰山的一角,必须有窥一斑而知全豹的智慧才能领会: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短歌行》)

东临碣石, 以观沧海。水何澹澹, 山岛竦峙。树木丛生, 百草丰茂。秋风萧瑟, 洪波涌起。日月之行, 若出其中。星汉灿烂, 若出其里。幸甚至哉, 歌以咏志。(《观沧海》)

……

宇宙星河,疆场,硝烟,女人的身影,美酒的气息。悲壮和凄苦,阳刚和柔美……这些看似矛盾的事物有时统一在诗人的诗句里,成为一种美:悲壮,凄婉,壮烈,柔美。

中国古代的很多诗歌里,除了亡国之音以外,有了酒就充盈着韵味和动态的节拍,歌以咏志时,不仅隽永绵厚,还让人忘形,情不自禁,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当然,无酒或借酒装疯,形态可恶,贻笑大方,不属此列,也未见流传至今。

建安文学馆里用了一间展馆,展示了安建安文学对后代文学现实主义的影响。在那些作品面前,我更有兴趣的搜寻酒在后世文学中的素材因素。浪漫主义从某种程度上说是现实主义更自由的表达方式,而酒无论在现实主义的作家那里还是在浪漫主义的作家笔下都曾经是不可或缺的素材。

杜甫《饮中八仙歌》列举了唐代八大酒仙,其中写李白的句子是:“ 李白斗诗百篇, 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 自称臣是酒中仙。”

李白豪放时“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风雅时“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浪漫时“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惆怅时:“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不独人是如此,神更是离不开酒的。从古井中国白酒博物馆里展出的那些古代盛酒的器皿就可以看出,酒从一开始就和人类的祭祀联在一起,从那些五花八门的端庄厚重的容器足中可以看出人类早期对于酒事(礼)的严肃和认真。我的家乡,直到现在还流传着一种介于宗教和习俗之间的风俗,人死之后,要举行一种叫做“三大献”(上猪羊)的祭祀,其中便离不开祭酒。有的亡人生前并不饮酒,但是祭祀中的祭酒并不因为其生前的不饮而作罢,生而为人,死后为神,神大概都是天生会饮酒的。酒是美味,膜拜在神坛之下的人总会变着法子,千方百计的让美味走下神坛,来到人间,于是酒便是人神共享的东西。从这种意义上讲,酒令人醉生梦死啊!

人性,甚至于没有阶级的区别,有时似乎免不了有宿命般的习性:高兴了,看通了;郁闷了,想不开了;总免不了用喝酒的方式去放纵、排解。或把酒临风、豪情万丈,或借酒浇愁、一蹶不振;酒入肚肠,或意气风发,或愁肠百结,饮酒成为了一种情感的寄托或依赖。

此去阳关无故人,聚也是酒,离也是酒;乐也好,忧也罢,人生苦短,亡国更悲,举首望明月,把酒问青天,对酒当歌,谁能奈何?一壶浊酒喜相逢,滚滚长江东逝水,一樽还酹江月!

酒是一味药,是流淌在血管之外的血,久噬成瘾,发作时便要吸入!循环往复,一次次成功到失败,酩酊大醉,但愿长醉不愿醒;一回回跌倒再爬起,大难不死,会须一饮三百杯!更有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者流,留得“醉卧沙场君莫笑”般豪迈姿态……人在相对的成功失败的循环中老去,社会在起起伏伏的变化中前行,留下千古风流事,更有饮者留其名!

亳州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享有盛名的还有老子和庄子,不过他们远在谯城之外的涡阳和蒙城,但这一点并不为很多人知道。很多人都知道的是谯城还有一位名人叫华佗。

一醉两千年。曹操的九坛春酒不知麻翻了多少英雄豪杰,而华佗的“麻服散”也同样不知道曾麻痹了多少病痛之躯。不过,前者当年也许更多的是醉在宫中,而后者更多的是造福在民间。一个拯救天下,一个悬壶济世。和曹操比起来华佗一点儿也不逊色,古井贡酒是九坛春酒的后代,而中医中药是华佗事业的绵延。曹操和华佗在同样的时代,创造了各自的辉煌,只可惜,这一对在历史上都有建树的老乡留下一个令人遗憾的公案,让人难以评说。

曹操为什么要杀害华佗?倾向性的的说法一是依据是《三国志》的记载:“……佗恃能厌食事,犹不上道(华佗自持有才能,厌恶为人役使以求食,仍然不上路)……”。二是依据《三国演义》的说法:曹操让曾经为周泰疗伤的名医华佗来给他治疗多年的头痛,但华佗认为曹操的病因需要劈开头颅,加以麻沸散麻醉,动大手术,多疑的曹操认为华佗想趁机杀害他,便以刺杀的罪行将华佗关押拷打致死。这两种说法,我宁可信服前一种,那样的话,华佗的死多少沾得上“死有余辜”的边。如若是后者,总是容易让人对比曹操献九坛春酒于汉献帝的传说,总会让人在这两种看似无关的对比中生出感慨来——同样是毫无保留的贡献,却有着天壤之别的下场。

如今在亳州,处处能够感觉到曹操和华佗的存在,但是一个真实的现象是谁都不知道曹操和华佗现在身处何方。曹操疑冢有几十座,华佗庙宇遍布大江南北。

有些事情想多了不但不能使人清醒,反而会让人迷糊,纸醉金迷的原意是指让闪光的金纸把人弄迷糊了。

醉心于于某一种事物和现象是醉不是痴,或者是如痴如醉!医生曾经对我说过,醉会成瘾,痴会成呆,成瘾便有酒精依赖,痴呆便会忘乎所以。患输尿管结石的那年,因为疼痛难忍,我一次次恳求医生给我注射都冷丁,医生劝我:麻醉剂过量能成瘾,瘾是一种病。

我是一个嗜酒的人,也喜欢醉心于一些于自己有些不自量力的事情,这一次到曹操和华佗的故乡正逢双休,不受某些禁忌的约束,照例又喝高了。

2018年5月19日-20日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王云峰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古井采风作品展示】成瘾的醉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新闻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新闻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