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小说阵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小说阵地 >> 正文

鱼翻塘

  鱼翻塘,泪汪汪。这事在秋生家里发生了。

  天气闷热,水富营养化,缺氧严重,鱼就会翻塘。中午一点多钟,秋生鱼塘的鱼一条接一条浮出水面,张大嘴巴拼命地呼吸着、挣扎着,接着就肚皮朝天,一命呜呼,满鱼塘白花花的一片。

  秋生和妻子哭丧着脸把翻塘的鱼捞回家,已是傍晚时分。秋生坐在饭桌前,望着苍蝇在上面“嗡嗡”飞舞的六箩筐死鱼,一支接一支抽着烟,同时也在想,自己养鱼近十年,怎么会发生鱼翻塘呢?

  妻子一把一把抺着眼泪,冲秋生说:“你发什么呆,快想办法处理这鱼呀!”

  在这偏僻的田心村民小组,三十来户人家,离集市七八公里,加上七月伏天,又快天黑了,秋生也是无计可施。

  “我也没办法,等下送一些给乡亲和亲戚,剩下的就烘干,留着自己吃吧。”秋生说完这些,头也低了下去。

  妻子呜咽了起来:“你说得轻巧,自己吃,这孩子上学的费用去哪找?”

  是啊,两亩水面的鱼塘是家里的经济支柱,早些年靠它除了维持家用,还盖了三层新楼房,买了摩托车,添置了不少家用电器,现在女儿上高一,儿子念大二,鱼翻塘了,减少了大半收入,平平稳稳的日子一下子就会艰难起来,妻子怎能不伤心难过和忧心呢?

  这时,三叔公进来了。七十多岁的他在村里德高望重,红白喜事几乎都要请他到场。三叔公看了看箩筐里的鱼,开口说:“秋生,好久没吃鱼了,称两条来。”

  秋生赶忙一边敬烟点火,一边勉强笑着说:“三叔公,我正准备给您送两条去,称什么。”

  三叔公说:“这鱼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一定要称。”

  秋生知道三叔公的脾气,就拣了两条大的,做样子称了一下,然后说:“三叔公,七斤。”

  三叔公掏出钱放在桌上,提着鱼走出门,转头扔下一句话:“秋生,我多吃了你两斤多鱼啊。”

  紧接着,不少乡亲也陆陆续续地来了,以各种理由借口要买鱼。秋生不肯称鱼,他们就自己动手,然后把钱放在饭桌上。不到一个小时,箩筐就空了,秋生要乡亲们给他留一条,也没有人理睬。

  见这情景,秋生默默无语,妻子不知所措。当数完桌面上的钱时,妻子的眼睛潮湿了。这些死鱼卖的价已完全超过了集市上鲜活鱼的价格!

  晚上十点多钟,秋生夫妻正准备休息时,又有人在敲门。秋生一看,是手拿电筒的村支书。夫妻俩有些慌忙了。一个泡茶,一个端花生瓜子。支书说:“不用这些礼节,我拿两条鱼就走。”

  秋生说:“书记,鱼都给乡亲们买去了,没有了。”

  支书盯着秋生,又问了一句:“真的没有了?”

  秋生说:“真的没有了。”

  支书上前两步,打开冰箱,用手电照着塞满里面的鱼,拉下脸问秋生:“这是什么?怕我白吃你的不给钱?”

  秋生正要解释,支书好像有些生气:“别废话,拿出来,称一下,我们村干部每人买三条,明天凑齐钱后,我叫会计给你送过来。”

  村支书挑着鱼走了,出门时也扔下一句话:“要记住,鱼翻塘很平常,养鱼的技术可不平常啊。”

  望着支书渐渐消失在夜幕之中,秋生这个大男人不知不觉也眼泪汪汪,不过他用舌头舔了一下,这泪水是热的,甜的。

  这一晚,夫妻俩转碾反侧,虽然很疲劳,但怎么也睡不着。

  后记:本文荣获“一起做好人——陈光标好人茶杯”征文作品一等奖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王云峰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鱼翻塘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新闻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新闻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