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小说阵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小说阵地 >> 正文

好人老文

好人老文(小小说)

  作者:方诗生

  枫树村的红白喜事最近有点乱,气氛也不行。白事吧,压抑。除了哭声和讲话声,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尤其是锣鼓声,零乱无力,让人想起来老文在时那摔锣的姿态和有节奏的锣声。

  喜事吧,虽然有时不时传来的笑声,但没有老文在时说的那样捧腹大笑,尤其是老文喝醉酒之后的调侃和他那睡在地上一只手托头一只手拿酒杯喝酒的那种憨态。甚至人们怀念他一次酒后躺在新婚的侄媳妇床上赖着不起来的那种醉态。

  老文其实并不老,今年应该刚过五十。只是他父母死得早,个子瘦小,说话有点口吃的老文,因为家境较差,娶了一位邻村的聋女,只可惜聋女在过门后不到一年时间遭遇车祸身亡。随后,老文就有点神态异常,见到同村的女人便傻笑,见到同村人结婚便告诉人家他结婚时如何如何……

  见到同村老人过世,他便拎着香纸箩走在队伍前面抛洒香纸。更有意思的是,不知何时老文练就一手绝活,在锣鼓队敲打锣鼓声中,他能将小小铜锣抛向空中,而旋转后的小锣会准确无误地落入手中,响起有节奏的敲打声,“咚咚——锵”,“咚咚——锵”,“锵——咚——锵——咚——锵咚——锵”,这小锣的锵声不论前面的鼓点是快是慢,老文都能闭着眼睛,边走边恰到好处地合上节拍,等到祭典仪式结束,老文还要暄宾夺主,为东道主安排桌席,召唤客人入席喝酒,尽管每次他都要陪客人喝到步跚踉跄的地步,却仍然要为主人家收拾碗筷,说一些荤荤素素的笑话……

  老文的出走与一次喜事有关。那一次,论辈份,是老文的侄孙结婚。老文格外高兴,本不需要长辈老文做事,他因为高兴都抢着做了。放鞭炮、接新娘、安排桌席、陪新亲喝酒。哪知道,一高兴,老文喝高了。喝高了的老文在别人吆喝声中,睡到了新人的床上,而且在新人的床上尿了一床、吐了一地。

  这可不是好兆头。新人的东西可不兴重换。族人气得将老文骂得猪狗不如,甚至自己的侄子(新人的父亲),重重地给了老文一个巴掌。

  酒醒之后,老文傻了。他怎么也想不起来昨天的事情。只知道,第二天开始,没有人和他打招呼,没有人理他。此后几天,村里红白喜事再也没有人请他了。

  一个月后,老文便莫明其妙地消失了。

  两年过去了,村里有的人说老文被车撞了,有的人说老文在一家窑厂给人打工,有的人说老文被人送到了市里的精神病医院……

  这些传说都是人们在村里红白喜事里说的,在枫树村做红白喜事时,人们就会想起老文过去闹的笑话。

  好人老文成了枫树村的一个谜。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王云峰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好人老文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新闻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新闻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