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小说阵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小说阵地 >> 正文

花之语

  小文那天正因为很愉悦所以才慵懒地坐在阳台上晒太阳,晒着晒着,忽然感觉头皮一阵发痒,于是用手挠了两次,挠着挠着没止住,便起身回到卧室寻了个梳子来,一下一下地梳。

  冬天里,衣服都穿得很臃肿,小文将长头发梳了两次,感觉有点别扭,手肘的弯曲度不够,头发长了很难将梳头的动作在一两次之内完成,便解开纽扣,扒了身上那件米色的滑雪衫。

  我不知道你认不认识小文,王子认识。

  王子是这一带有名的花匠,说他有名,有两方面的意思,一方面是说他的花养得好,不管什么品牌的花知名的不知名的都养得滋润养得顺溜养得茁壮养得艳丽,养得让人对他的花店随便唆溜一眼便不忍离去。另一方面是说他为各种花卉拿脉的本领高强,主要表现在:不论什么花得了什么病,或者花朵蔫了或者叶儿卷了或者花瓣凋零了或者花苞打不开等等,只要你跟他说一声,经过他的一看二摸三调理,没有不起死回生的——花儿蔫了再鲜活,叶儿卷了再展开,花瓣凋零了再出新花瓣,花苞打不开的立马给你打开。

  有人说:你在那吹牛!

  我呀,还真不是吹牛哩。

  时下流行一种私人养花热,张三李四王二麻子都养花,因此,街上的花遍地都是,数是数不过来的。

  有一回我也有过这么一搭子事:那一天下班回到家,老婆正在厨房里切黄瓜,老婆说:上街买点菜晚上吃。我说:你不是在切菜吗?老婆说:这菜给你吃吗?这是我做美容用的。我看了看老婆那张很滋润的脸,没说出什么话来。想想也是,这年头还有什么比美容更重要的呢?!

  我在街上走着走着,忽然发现十字街头有一大蓬郁郁葱葱的东西,很多人都围在那竞相购买,我也连忙挤了进去,心想:这玩艺儿肯定好吃,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人都来买呢?于是很爽快地掏了钱买了一蓬。

  想想有点惭愧,那天晚上,我们用来作菜吃的还是老婆美容过的黄瓜片子,我还是说不出话来,因为我买回来的那蓬出了青苗的洋葱不是菜。

  那是一蓬水仙,老弟。王子后来郑重其事地这样告诉我。

  你说现在的花儿泛滥不泛滥!

  街上有了花,必有养花的,买花的,卖花的,给花瞧病的——或是叫花医,花匠王子也是花医。

  花医王子与小文的相识自然是为了花,那天小文把电话打到花医王子那,说家里的花不行了,让王子赶快来一趟。王子说:我这儿正忙呢,没空。小文说:我会出大价钱的。王子说:总有个先来后到吧。小文说:这可是一盆很名贵的花哟,然后报了自己具体的地址。王子犹豫了一下,说:那就今晚上给你加班吧,不过要晚点。小文说:那我晚上等你。

  晚上,王子果然来了,虽是一付很疲劳的样子,但还是很认真地履行了一个花医的职责。王子工作到大天四亮,走的时候跟小文说:你这花得的是空调病,在卧室里呆得太久的缘故,得搬到阳台上去。王子说:我已经给花授过粉了,授过粉的花没事要多晒太阳。小文说:就这么多?王子说:就这么多。

  于是小文就把花搬到阳台上。好在这老天也助兴,本不出太阳的天今天出了太阳,小文虽一宿没合眼可也想享受一下太阳带来的温暖,于是把椅子搬到了阳台上。

  阳台上的小文感觉很不好,或者说很不自在,时髦一点的话叫很烦,因为晒着晒着的她现在不仅是头皮痒,而是周身都痒了起来。

  这之后小文有很多天没上班,请一个星期的假,可过了一个星期小文还是没上班。

  小文上班的地方我熟悉,我的对面就是小文的位置,或者说我办公桌的对面就是小文的办公桌。小文的办公桌在我的面前空了一个星期,很快就被貌似小文的一张新面孔代替了。

  那天早晨,新面孔跟我打招呼,说:你好。

  我说:你好。

  新面孔便笑了一下,那一笑,我怎么看怎么像是小文。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王云峰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花之语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新闻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新闻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