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文苑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文苑 >> 正文

今又清明

  自父母离世以来,每年清明的祭扫,无论多忙从未中断,但前年年底前的胸椎骨折躺在床上整两个月的我,去年未能前去祭拜,深深愧疚了整整一年!

       父母的墓地让哥哥弟弟修建得比旁边的墓地似乎奢华了些!这儿并排安睡了我最爱也是最爱我的五个人———爹奶父母和嫂子。

      母亲在未过五十三岁生日前,一摔之后溘然长逝,丢下年迈的爹奶、相伴33年的父亲和年仅13岁的弟弟先走的,父亲是在母亲离世后的第三年追随而去!五年内,父母爹奶相继离去,在母亲离世的第十六个年头,嫂子在刚过完她的四十四岁生日之后的不久也就撒手人寰,他们走后最初的那些年,我害怕回家,害怕满目触及的地方都是伤感!每次的祭拜,一到墓地的那个湾口,总会控制不住泪流满面。

     那时,嫂子的坟地和父母亲墓地就在一个山湾,两个并排的山岗,两两相对,那两年再去祭拜,除了对嫂子深深的眷恋和思念外,面对父母爹奶,我总在跪下磕头的时候,低声责问:生前如此护佑子孙的您们,是否喝了太多的孟婆汤?还是你们彼此都没找到彼此?为何要让一直被你们保护宠爱惯了的才46岁长孙长子从此孤独终身?!

        慢慢地、慢慢地,当面对过太多身边病人在眼前离去,而再好的医术也束手无策时,当走在奔五奔六的路上被太多病痛折腾过后,听到人们:“你们医生也生病啊”这样哭笑不得的问题时,再伫立您们墓前,您们在里面,我在外面,我们才能用心对话!哦,原来天堂也和凡间一样,有着许多的力不从心!也慢慢明白:只有站在这里,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将向何处!
        今年清明,格外的不同,打开网络,满目的黑白,触及泪下……

      忽然想:每次危难之时挺身而出的那些已经沉睡了的英雄,以命换命的英灵,是否也发生在最爱我也是我最爱的至亲身上?是否您们也曾与魔鬼厮杀,护佑过你的子孙?!此时我们这些所有幸运活着的人,是否应该不止有行走着的躯体,而应该为身边深爱着的人,还有我们脚下深爱着的这片土地,做点什么?是否也该尽力所能注入我们最大努力和热情?!否则,若干年后的再聚,我们又将如此面对那些先我而去的长辈,和危难之时挺身而出的那一串串叫不出姓名,却在固执逆行为素未谋面的人们愿拿命换命的英雄?!

       于是,清明前两天,我就在张罗,无论怎样,我得尽量带上我的孩子们前去祭拜我已失去的至亲,也希望借此让家人重拾久违了的家的味道!

      弟妹早早地采摘好了蒿子,只因为我在弟弟面前不经意的一句:家门口是否讨到蒿子?……
      小侄子也和我是同仁,医疗系统是没有节假日的,但还是请好了假,回来扫墓!

     老哥头天打来了电话,让我问问孩子们可都有空,如果有空一起回去,客气地说不为别的,只为特殊时期年后第一次的一家聚聚;身在外地的侄子夫妇,都在公安一线上班,又是一个没有节假日的岗位,春节可能不会每年回来过年,但每年清明他可从未间断,只为了祭拜失去的至亲!常常,总被过早失去母爱,又过早深谙世事的侄子感动,总在他的每一个细小用心的处事中心疼他承受着同龄人中少有的责任担当!但冥冥中,又似乎明白,这是一种家族传承!

      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父亲总是带上我们兄妹,驮个锄头,拎上香纸、炮竹,我只负责拿壶酒,清明、七月十五、年前,每到一处坟地,父亲总会絮絮叨叨地介绍着:这是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奶奶………你们要学着记住都在哪儿,否则,我们老的走了,你们都找不到祖宗的坟!

     现在,爹奶父母和嫂子的墓地是有墓碑的,可古老的坟地却只是一个长满青草或是草毯的小土堆,年代越久,下沉得很厉害,最后如果不是后人每年清明插上的坟头纸飘,几乎都找不到坟头!

      孩提时的我们,也用心记住故去的祖辈坟地所在,但懵懂中我们没有一丝悲伤,只在父亲偶尔的叹息声和静默时,偷瞄父亲一眼。偶尔,父亲还会告诉我和姐姐,你们大了就不用上坟了,女孩烧纸钱祖宗是收不到的! 父亲啊!您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自妈去世起的每年,女儿都去祭拜,也尽量带上你外甥。

       电影《寻梦环游记》里说,人的一生会死亡三次:
第一次:是断气的那一刻,从生物学角度来说死亡;
第二次:是举行葬礼的时候,这一刻你的身份将会在这个世界上抹除;
第三次:是这世界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死亡。这一刻将是真正的死亡,从此不会有人知道你来过这个世界。
      
    不管孩子多忙总想带上他们,或许,或许潜意识里我就是希望能久点再久点有人能记住我的双亲你们来过这世界?!
     清明当天,除了特殊时期远在厦门打工来回不方便的老弟和身体欠安的姐姐外,我们实现了小规模的聚聚!也第一次带上我的小孙女来看看她的太婆婆太公公,您们五人的墓地,被哥哥哥弟弟修整得干干净净,墓地前的两棵松柏已有些茂密了,第一次我没有悲伤,看着齐刷刷的您们的后辈叩拜您们时,我莫名地感到欣慰! 

       墓地前,我问儿子:“你可知道哪个是是外婆外公哦?”抑或是避免彼此尴尬?侄子说:“墓碑上都有哦,唉!现在很少有人上坟了”,顺手指着他才五岁的女儿像是对我们说,又像是自言自语:“到她们手上,又没感情,路又远,她们还来啊?!”                我点头默认,转而又摇头,不由想起了不知哪儿看到的这句话:从哪来?静立茔冢默然,你便会追寻到这个答案。你来自父母,父母来自祖父母,祖祖辈辈,总会有根,总归有源。开枝散叶。枝再繁,叶再茂,扎向大地的根,只有一处。
    是呵,祖祖辈辈的言传身教 ,这就是融入血脉中的眷念,是我们的来处,再者,最近几年,国家也在把传统节日列为法定节假日,这些是镌刻在炎黄子孙骨子里的中华文化精髓:相信我们的孩子的孩子也会如我们一样去追寻:我从哪儿来!

     站在双亲墓地前,坐北朝南的墓地,阳光正好,墓地四周春意盎然,忽然想问:不知道您们那边,可有新冠肺炎病毒?此时是否有蓝蓝的天,有暖暖的阳光?有山花浪漫,有桃李芬芳?但我唯一能确定的是您们不论在哪儿,哪儿就有我的眷恋!永远,永远!(岳西县医院 金友萍)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陈尊庆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