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散文天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散文天地 >> 正文

平民英雄刘盛荣

       八十多年前的沙村河,产生了许许多多红色英雄。本文主人公刘盛荣,就是一位普普通通、默默无闻的红色英雄。他一生鲜为人知的红色历程,快淹没历史的尘埃中,庆幸他与十一岁侄儿刘志刚挖对面凸上山地时,唠嗑中流传下来。
      刘盛荣,生于民国五年正月,他祖母是北方人,武功非常了不起。传说一次外地两个练武之人,要找刘盛荣祖父蹉切技艺,当时他祖父外去,祖母在家,见来者不善,她随手拎走石头水缸,移到老屋东头空地上,顺便将草棚中两头小黄牛,一头一头地抱它在门前水塘中洗澡。来人见农妇有如此功夫,那她的丈夫武艺更不得了。他俩识趣地倒头便拜:“师娘在上,晚生来日再拜师父!”以后便无音讯。
       他祖父小儿子刘立功,身材魁梧,力大无穷。建沙村河刘氏集广堂时,他轻移五六米长条石,如同搬干木料。有次他同别人打赌,吃了一斗米换来的白米糖,还吃两板水豆腐,晚上回家,肚子涨得实在难受,他用一张新把手的条锄,将后山一埫山地开垦出来。有次他到潜山水吼岭挑铁丙,同行人见他只挑八斗黄豆,轻悠悠地样子。很生气,将他挑的六丙铁换给刘立功,谁知只上一个小山岭,同伴累得直喘粗气,满头大汗。原来他将四丙铁放在装黄豆箩筐内,别人不知内情,同伴只得陪罪。祖辈练武的体质,影响少年刘盛荣身体发育,十三四岁时,就长得腰膀圆宽,身材结实,粗眉大眼,能挑放百斤重的好小伙子。
       他祖屋是阴边老屋,原是刘氏大聘公祖屋,风水非常好,后有来龙,前有暗山,上边白虎相伴,下方有青龙相护。人丁兴旺,附近青年人都喜欢来玩。其中天长店的刘盛起,不和撂天师傅学泥瓦匠时,时常找小他三四岁刘盛荣玩耍。
     1928年,革命先烈刘中一在文蔚小学办平民夜校,组织贫苦农民入关帝会,传播共产主义思想。有时白天来了客人,需要召开秘密会议,就派人到福四公简祠前边山岗上放哨。因山岗离河边人行路太远,不易发现危险情况。这些年青学生就发展刘盛荣为外围情报员,用浓烟传递险情。阴边老屋门口有一棵六七百年的古银杏树,过去遭过雷电击伤,树心烧死,逐渐腐烂成空心。但银杏树生命力旺盛,村心空心洞并不影响它枝繁叶茂、浓阴蔽日。刘盛荣鬼机灵,每当他见到地主劣绅经过,或者挨护团保丁、羊叉队队员巡逻,他就在古银杏树下缺口,引火烧草,浓烟沿着空心树干升向天空。山岗值哨人员发现白果树冒烟,飞奔文蔚小学报信。革命党人立马散会隐蔽。先生上课,学生读书习字,一片朗朗书声,教师滔滔不绝讲课,来到学校,看望师生的士绅,直伸大拇指,说“刘中一教学得法,学生学业长进”。
       刘盛荣在古银杏树洞烧草冒烟多次,引起个别保丁怀疑。一次,两个保丁抓住少年刘盛荣,审问他到银杏树洞口烧草有什么歪主意?刘盛荣胸有成竹地回答他们:“你看,野蜂子在树上做窝,专挑家蜂子吃,不用烟薰死它,你们能喝到我家蜂蜜糖水吗?”俩保丁一想有道理,有时沿河巡逻时,还帮小盛荣添稻草呢。
       刘盛荣天生好嗓子,他除跟玄峰岭头崔师学唱戏外,还拜了很多师傅。他最善长变换角色唱各种人声音,如女声黄梅调,让人听后深深喜爱,真以为是个女旦在咿呀咿呀。刘盛荣同师傅下乡唱菩老戏(木偶戏),暗中侦察地富劣绅,将情报送给共产党。乡村人家庆寿,孩子过生日都会请唱木偶戏人回家。傍晚,主人家八仙桌倒放一个八仙桌,四套退围上黑布,刘盛荣躲黑布中,托着小木偶,旋转身子,变换角色腔调,在师傅锣鼓响中唱出一台戏。他能唱“天仙配”、“打金枝”、“告大曹”等三四十种地方戏。师傅见他嗓子好,带他混口饭吃算作工钱。
        1929年初冬,18岁的刘盛起被北山撂天师傅辞退,每日无事可做,天天来找小他四岁堂弟刘盛荣,邀他参加游击队。一天上午,刘盛荣奉母命到老屋后山,小地名叫龙板沟种豌豆。刘盛起打听到,跑到后山山地,帮他一起播种掩土。一天工作量,他们一晌午完工,吃完煮山芋玉米糊,他们找刘中一校长,参加游击队去了。从此,他们这对堂兄弟,白天在游击队列队练打枪,晚上到平民夜校学习文化知识,患难与共,生死相依,兄弟情宜超过胞弟兄。空闲时间,刘盛起练枪法,刘盛荣吊嗓子,往往引起同志们拍手叫好,刘圣荣更卖劲地唱女腔和装老太婆声音,惹得同志们大笑前仰后合,开心极了。
       1930年9月,请水寨暴动成立的潜山县革命委员会解散了,刘盛起、刘盛荣这对堂兄弟随小部队到妙道山打游击去了。一去好多年,有一次在湖北省罗田战斗,刘盛荣身负两处枪伤,差点丢了性命。伤口愈合后,行动仍不方便他,想回家看看老母亲,向部队领导请了假,同刘盛起告别,长兄刘盛起拉着他的手,依依不舍,回乡路途遥远,凶多吉少,他将刚缴获的短枪送给堂弟,要堂弟在他面前发誓:一定活着再见面,刘盛荣答应堂兄。一路艰难曲折地回到老家,为了避免麻烦,他将两枝短枪放在屋后干沟山芋洞上面小洞里,用泥土掩盖,再放上石板,摆放玉兜种子。洞外有棕树叶遮挡,伪装很好,走路都不易发现。因为枪伤未痊愈,不能干重活,又怕劣绅或狗腿子发现。他常到洞滨潭边暗洞中藏身。侄子刘志刚,听叔父说洞滨谭边有个大石洞,邀刘曙游水时去探险,在阴凉石洞呆长了时间,出洞到学校上班,生了一场大病,这是后话。刘盛荣老母储奶奶为了受伤的儿子,看了几只老母鸡,每次下三四个蛋,自己舍不得吃,打荷包蛋补养他。有一天,天刚濛濛亮,刘盛荣父亲挑山货出门好几天,母亲储奶奶到后山种地去了。他躺在床上听见门外有人叫唤,起来推开门,原来是附近的伪保丁刘三和李四,捉他到斗水碉堡上问话,刘盛荣见来者不善,找出门后父亲铁打柱(一种用熟铁裹脚支重的木棍,便于使用人歇肩的工具),将他们打伤,他自己从后门溜进密树丛林的深山中。
       两个保丁刘三和李四,吃了个大亏,返回到斗水碉堡上告诉队长,队长带队十几个人到阴边老屋搜山,未找到刘盛荣,就将储奶奶捆到湖村乡碉堡,吊起储奶奶头发,逼问她儿子藏身地点。可怜储奶奶被敌人打得皮开肉绽,头顶长发吊光。解放后,储奶奶头顶仍是颓顶,不能生长头发。敌人三天两头到阴边老屋找储奶奶要人。刘盛荣的父亲找到族内开明绅士担保,当时对一般参红人员,只要有保人,自首登记,出悔过就不再追究。为了不连累家人,刘盛荣到伪湖村乡公所出悔过书,保证不和共产党人来往!
        刘盛荣为了生存,不再让劣绅保丁找麻烦,他常年以唱木偶戏为生,在别的屋场留宿,一般不归家。他在李畈大老屋刘先德家呆得时间最长,教他家目不识丁的儿媳吴云莲唱女旦黄梅戏。吴云莲是位非常贤惠媳妇,相夫教子,勤牢持家,曾任我李畈小村妇联主任和接生员,笔者孩子都是她帮忙接生的。她容貌佼好,女声原唱吐字清楚,余音悠扬,在沙村河扮演女旦中很有名气。刘盛荣男身女腔,不仅教会吴云莲,还有他的高腔音调,传给王风堂、刘合先等人。
       五十年代初期,抗美援朝英雄、空军十五师师长刘盛起荣归故里,回沙村河看望他的老母亲。因为他曾救过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的命,所以曾书记对救命英雄回乡安全保障措施,非常重视,曾安排一个警卫连协助刘盛起警卫员做保卫工作。
       刘盛起回乡拜见老母亲后,第一件事就是派勤务兵到阴边老屋,找他的好堂弟刘盛荣叙叙旧。背膀经常疼痛,腿上枪伤长大肉瘤的刘盛荣,带着几岁侄儿刘志刚,会见宽别十多年的堂兄刘师长。刚到天长店大屋门外,刘盛起听见熟悉声音,整理军装,亲自迎到大门外迎接。阔别十几年才相见的堂兄弟,双双热泪盈眶,紧紧地抱在一起。刘盛起操着浓厚的东北腔和刘盛荣说话,指着刘志刚问“这就是你弟刘盛华的儿子?”“是的,志刚啊,快喊大伯!”腼腆的刘志刚躲到刘盛荣身后,接过弯腰的刘师长抓来的水果糖,津津有味地吃起来。刘师长一边抚摸刘志刚的头,一边亲密地同刘盛荣谈起往事。现年68岁的刘志刚,回忆起自己大伯父刘盛荣被刘师长接见时,抓给他的水果糖,仍余香在口。他说“我长这么大,见过很多大场面,但没吃过当年刘师长给我的水果糖,那糖有松树汁的清香,香甜无比。也许是那个年代,物资短缺,饥饿厉害的原故吧,终生再未吃到那种清香水果糖了!”
      解放后,人民政府给这位曾是红军游击队员的刘盛荣,安排他担任沙村乡党委组织委,他和时任沙村乡乡长叶正生,他的亲弟、时任县委组织员的刘盛华一起,留下了一张合影。
        刘盛荣仍保持共产党人初期思想和作风,面对五八年“大跃进”、“浮夸风”非常不理解。沙村公社大搞丰产田,大放高产“卫星”不支持。反对土法上马建“小土炉”,伐树烧炭,下河捞铁沙“大炼钢铁”行为。不久他被辞去公社工作,投身李畈初级社改造运动中。1968年,因病不幸去世,年仅52岁。
       刘盛荣的短暂人生,既评不上烈士,又不是革命干部,他用火热青春奉献在解放新中国和建设新中国的征程中。他无怨无悔,以身作则,向他的弟弟刘盛华(后任中关区区长、县文教局长等职)和侄儿刘志刚传递红色基因,讲叙红色故事,守住做人初心!未向党和政府伸手要名要物。默默而来,默默离世,一个平民风格,和沙村河千百个农民一样,化做泥土,滋养家乡秀美山川和勤劳的人民。哗哗地沙村河水,流淌了一代又一代先人的奉献!
      时逢清明前,特撰一联,誌已纪念!
      山河破碎,时代蒙尘,热血男儿奋起拿枪捍太平;
      风和日丽,歌舞升平,静思先人爱国爱民守初心。
 (讲述人:刘志刚,68岁,原桃李乡党委书记,岳西县消费者协会秘书长。   刘成吉整理2021.3.22)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吴传攀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