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散文天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散文天地 >> 正文

樱花梦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的后半生居然与樱花结下了不解之缘。

那是15年前,接受党组织的选派,我到田头乡土库村任党支部第一书记。

到村后,我对全村进行了深入仔细的调查。在分析研判后,我发现制约农村经济发展、导致群众落后贫困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水、电、路这些基础设施的缺失。可以说,水、电、路是压在贫困群众身上的“三座大山”,是制约农村经济发展的“绊脚石”,是群众幸福路上的“拦路虎”。

调研中,我听到一个又一个带血带泪的故事:孕妇难产,人还没抬出山,在半路上就离世了;卖头猪,还没抬出山,半路上就折腾死了;适龄儿童因学校离家太远且路途凶险而无法上学……。这些血与泪的事例,其实都是“路债”!

毫无疑问,第一书记的职责,理应是移“山”,搬“石”,打“虎”。至于政绩,成功不必在我。办就办群众想办的事,办就办群众办不了的事。

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在经历千辛万苦之后,我们就挖通了一条2.5公里长的通村公路。亘古以来,囚笼于大山中的村落,从此有了一条出山的大路,一条可以骑车、开车的大路,一条能连接外面世界的大路,一条能吸收社会营养的大动脉。

而我的樱花梦,也由此展开。

站在高高的山岗上,望着蜿蜒于葱绿群山之中的新路,不知为什么,我并没有得到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也没有办成一件事之后的成功喜悦,相反,却有一种一张白纸,期待着你去抒写恰当文字的压力。

躺在草地上,仰面蓝天,和风拂面,新路让我浮想联翩。从小路到大路,从水路到陆路,从冷落的路,到繁华的路,从平坦的路,到崎岖的路,从秦时驿道,到江西的“邓小平小道”……

我眼前的路应该是一条什么样的路?

这条路应该有它的属性,有它的风格,有它的担当。

我必须赋予她这样的使命,那就是它应该成为方便群众出行的生活路,美化群众生活的景观路,助推群众过上美好生活的致富路,增加村级集体收入的财政路。

可是,能担当这一使命的载体又是什么呢?

最初蒙胧的意识中,我感到这得围绕着一个“乐”字和“钱”字作文章,因为有“乐”才有人追逐,有人追逐才能有“钱”。

怎么“乐”,当然是打造景观,与旅游挂钩。

土库,这个十几平方公里的小山村,真的就象人们所说的“除了穷山恶水还是穷山恶水”?研究一番后,我发现这里不是穷山恶水,而是金山银水。

远眺村落,土库就象安卧于四望山怀抱中的婴儿,充满着呵护与温馨的安详。

四望山,一座位于大别山腹地的海拔1097米的山峰。它远望似金钟倒立,近观似大佛打坐。山势雄伟,万物葱茏,钟灵毓秀,极具空灵之气。高道费公曾诗赞曰:“踏遍中华地,沧桑云海间。宛若蓬莱境,就是此仙山。”登顶远眺,东有古南岳三祖道场天柱山,西有英山羊角尖,北有霍山白马尖,南有中华禅宗第一山二祖道场司空山。千里风光,万重山色,尽在眼前。山中更有两株连理千年古杉,为华东地区杉王。

呵,这就是土库!谁说这里穷?谁说这里偏?其实它天生丽质难自弃,只是藏在深山人未识。

当我在村“两委”会提出要在这条路上搞出点名堂时,“两委”成员窃笑不语,他们不相信我说的话是真的。

这2.5公里长的公路真的作不出什么文章?我相信它完全可以成为大别山旅游产业链中的一环,它完全可以让村里的百姓乘上旅游致富的快车。

可是,这“景观”是什么景观呢?它以什么与旅游挂钩呢?我苦思不得结果,我只知道它应该是很美的,应该是标新立异的,应该是有品味的,应该是赏心悦目的,应该是过目不忘的。

众里寻它千百度,蓦然回首在眼前。

晚七点,每天例行公事般地打开电视机看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看着,看着,突然一条关于武汉大学樱花绽放的新闻,让我如触电一般茅塞顿开:樱花?樱花?就是它!就是它!

说到樱花,其实我还真的未在现实生活中见过它的真面目,脑海中关于樱花的所有映象,都是从图片和电视中得来的,也就是说,都是经过剪辑和审美处理过后的形象。我知道它很美,但是它怎么美,美在何处,以及无数的人为什么为之倾倒,我其实并不十分清楚。但关于樱花的“文化”,我还是了解一些的。我知道它是日本的国花,它的品质融入了日本的民族精神,“欲问大和魂,朝阳底下看山樱”。它还衍生出了日本的武士道精神以及当年日本军国主义的世界观。我还知道,我们敬爱的周恩来总理热爱樱花,并与樱花结下了不解之缘。1972年田中角荣首相访华时,曾赠周总理1000株樱花。更令我感慨的是,这貌质兼秀的樱花,它的故乡、它的娘家,不在日本,而在我们西藏圣洁无比的喜玛拉雅大峡谷!

足够了,这已经足够了。高贵的出身,天生的丽质,丰厚的人文,它足以承载我的富民之梦!

为了能搞到樱花树苗,我又一次大伤脑筋。

十几年前,那时人们还不懂得“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也没有美好乡村的具体观念,对旅游产业能助推致富的奥妙更不为山里的群众所了解。与之相关的产业也没有发展起来,包括花卉苗木产业。这就为我谋得樱花树苗增添了不少麻烦。

通过熟人打听,没有结果;网络搜索,有,但路途远,价格昂贵。

泠月当空,寒风入室。推窗解闷之时,邻居家孩子“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的童声随风而至。我也跟着重复着这首古诗……。

当你的思想在执着于一件迷茫事情的时候,一句话,一个动作,一种现象,往往会以偶然的方式,不经意地闪入到你的思维之中,雷霆般地触通你智慧的开关,化万难于顷刻之间,且释放出巨大的能量,让你狂喜。这就是所谓的灵感吧。

啊,有了。这“场圃”意境,让我联想到了“苗圃”。林业系统不是都有苗圃么?应该去找他们,他们当有樱花。在求证市县林业部门无果的情况下,我打开了省林业厅网站。在解析相关资讯后,我当即给安徽省林业厅分管这项工作的汪炳瑜副厅长发去求助信件。信中除了表达想弄到樱花树苗的意愿外,还希望汪厅长念及我们是贫困苦命老区最贫困的村这一实际,尽量给予我们最大限度的关照。

不知是我的信写得情真意切,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汪厅长很快对我的来信作了批复:无偿援助土库村樱花树苗500株!

这还不算,热心而又思维缜密的汪厅长,深知一个小小的贫困山村有千难万难,他不仅安排专车驱车200多公里,把树苗送到村,而且还安排一名专业技术人员跟车到村,现场指导栽培和管理。

岁月蹉跎。时至今日,四分之一个甲子过去了,我都一直未见到我内心一直感激和尊敬的汪厅长。尽管如此,他的形象却和樱花一道,深深地留在我的脑海之中。我一直梦想着有一天能把他请过来,让他亲自在这条樱花大道上悠闲地徜徉,尽情地感受樱花之美,亲眼目睹大道旁边“农家乐”热闹的景象,亲身感受昔日的穷乡僻壤,如今却似人间天堂。

十年树木。当年一米来高的稚嫩樱花,如今早已英姿挺拔,干粗如盆,冠盖如蓬,春如少女,夏如少年。正如往年家庭男儿初长成一样,它已顶风傲雪,以自己的七尺之躯,回报着抚育者的初心。

辛丑之春,我再一次来到这个我百来不厌、常来常新的魂牵梦绕之地。

在路边,我遇上了村里的林大姐:

“王书记,你又来了?”

“呃,是的。欢迎不欢迎我来啊?”

“看你说的,不要说你曾是我们的书记,谁来我们都热烈欢迎。来的人都是财神爷,我们现在过的好日子,就得益于这些财神爷哟。”

爱说话的大姐,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

“书记啊,你给我们栽的这樱花,就象是金花花银花花。”

“这话怎讲,大姐?”

“不是吗?这春天一来,花儿一开,不仅看花的人来了,采花的蜂也来了。这几年我家的蜂从当初的2笼,增加到现在的6笼。而且这樱花蜜质地也好,找我谋的人多着呢,可给我挣钱了。”

村里的干部告诉我,随着樱花的逐年长高,游人逐年增多,群众生活逐年改善。

人流带来信息,信息转变观念,观念产生动力,动力改变贫穷,樱花之路让这里群众的生活品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漫步于樱花道上,微风轻拂,淡红柔白的落樱, 婀娜而下,款款飘拂于我的眼前,停留于我的发际肩头。不一会,我身上就洒满了樱花,我如同穿上了樱花衣,戴上了樱花帽。

这纷纷落下的花瓣,分明不能叫“落樱”,它分明是充满心智的精灵,是迎接我到来的花之精灵,是遂我美梦的花之精灵,是富我村民的花之精灵!

我的情绪再也无法平静!抬头仰望苍天,我祈祷:在樱花开放的日子里,苍天你切莫刮风,切莫打雷,切莫下雨,柔弱的樱花,经不起刺激。

我的心也碎了!我的人也醉了!

花儿,一年365天,你为什么只开放七天?!

花儿,一年54周,你为什么只微笑一周?!

呵,不怪你。笑妍虽短,绵味留长。值得留恋的东西,有哪一个不是在岁月的长河中昙花一现?量上的少,情上的惜,本就是美的属性之一。

你娇,你淡,你含蓄中有奔放,冷静中有狂热,脆弱中有坚韧 ,因而你给人以无穷无尽的启示,因而你被不同的人寄托不同的情怀。樱花,你之于我,则是以你姣嫩的颜、柔弱的肩,承载着我的梦。

我爱你,樱花!

(作者:王志武)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储海霞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