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散文天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散文天地 >> 正文

年忆:温暖的手提灯笼

大约小年二十四之后,寻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握一把小砍柴刀,携着弟妹们一起,去大阳排。为什么要去大阳排?那里有一片箬竹林。选枝条粗壮且直的竹子,砍下来,剔了旁枝和叶,一人拖四五棵光溜溜的小竹竿回去。

于屋前树桩或者猪圈边的石坝上坐好,学篾匠,像模像样地剖开竹条,梳理成线条状。对比好尺寸,有规律地折成八边行,四组架构成骨架,上下各固定一圈横骨,找棉线捆住,一只灯笼框的架子便成了。灯笼框周围糊上光连纸或桑皮纸,纸面绘上红花绿叶。再找圆形或方形木块,两边刨得平平的——这份材料平时需得留心,比如自家或别家做木工活,锯下的薄薄木块,当宝一样收着。有时也会请大人们帮忙重新刨一下,这样更加完美。从“百宝箱”里找出木块,订上一根长铁钉,长钉穿过木板,尖头透出来,用以固定蜡烛。再削一根长一点竹片,两头固定在木块上,弓顶从先前做好的灯笼框中间穿过,系一个环,用一根小竹棍挑着,便可以提着灯笼到处跑了。

一只手提灯笼算是完工,现在只等着过年了。每个孩子都会拥有一只灯笼,这是小时候过年独有的节日氛围,跟年夜饭桌上的鱼肉,新年的新衣,一样珍贵而有意义。

我很小便跟着爷爷学编灯笼。大人们似乎越来越忙,没有时间为我们编过年灯笼。每到年末,弟弟妹妹们一张张小脸挂着期待,围着我团团转,都指望我给他们编灯笼呢。

吃过年夜班,上下屋和岗那边的小伙伴们便约到一起,手提各样的灯笼去辞年。有父母舍得,给孩子买街上卖的漂亮灯笼,有小兔子、小鱼儿等。那位小伙伴的灯笼便显得鹤立鸡群,他也有骄傲的心态,将小灯笼挑得高高的,引来一道道羡慕的目光。

队伍齐了,我们挨着屋场一家一家拜访过去。每家进门后,乖乖地喊人,乖乖地落座,乖乖地接受长辈摸头,乖乖地回答问题。每家招待小客人郑重极了,如同招待大人一样端上一杯茶,递上零食盘,临走前又殷勤地给我们分发小礼物,一碟子瓜子、花生或野栗子,偶尔还有几块饼干,几颗水果糖,一颗冻米糖,几块麻切。

年夜辞年,是村子里约定俗成的规矩,大人们看望亲戚邻里,看望家族长辈,有祝福、联络情感之意,孩子们结伴辞年,纯粹为了那些零食。有些人家离得远,我们也要“千里迢迢”地赶过去。各自提着小灯笼,一串串地排着队伍,一串串地穿行在乡村夜幕下,几点灯火,暖暖地漂浮在土路上、田埂上、小山排上。远处人声哝哝,狗在更远的山边吠着。

走着走着,一个孩子脚下一个趔趄,手里的灯笼蜡烛倒向一侧,引燃灯笼纸。那跌倒的孩子,来不及感受身上疼痛,看着他黑咕隆咚的灯笼,“哇”地大哭。必有他的姐姐或哥哥将自己完好的灯笼换给他,必有小伙伴从“仓库”里找出糖果来哄他。他看看手里好灯笼,看看姐姐哥哥手里黑灯笼,又看看另一只手里珍贵的糖果,忍着不哭,跟随队伍继续出发。这个固有的节目,总会上演,发生时段不同,次数不等。最后,大部队在午夜十二点前后,带着满满当当的收获各自回家。

父亲还没有回来,年迈的爷爷奶奶已经睡了,只有母亲坐在火塘边看电视、纳鞋底,等着晚归的孩子。跌了的孩子见到母亲更加委屈,不等炫耀他的成果,便扑到妈妈腿上,又忍不住要哭。母亲赶紧起身,拿出剩下的桑皮纸,重新为他糊好灯笼。看着焕然一新的灯笼,他终于开心地笑了。

现在街面上很多电子灯笼,一按柄上开关,灯笼便亮,不用担心会烧坏灯笼,灯光也亮很多,还有好听的音乐,造型色彩更加别致多样。村子里的孩子,过年会获得好多灯笼,自有七姑八姨叔伯送。但他们不再成群结队辞年,不会惊喜于小零食,他们喜欢电脑、手机,里面千奇百怪、五花八门、热闹非凡。到底年代不一样,年味也不一样了。

每次走过那些卖手提灯笼的铺子,心里总会漫上一些温柔的情愫,忍不住多看几眼。遇到山上有水竹、斑竹、箬竹,心里暗自嘀咕,这是编灯笼的好材料。记忆是个奇怪的东西,越是年幼时的小事件,越是深刻内心。几十年过去,年夜里那些小小手提灯笼依旧温暖着记忆,发射柔和的光芒,经年指引着前行的路途。(作者:岳西县中医院 冯润青)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王云峰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年忆:温暖的手提灯笼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