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散文天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散文天地 >> 正文

记忆里的“年味”

我的家乡在安徽省安庆市岳西县的一个小山村,这里有虬龙飞舞的藤蔓,有潺潺而流的溪河,斜风细雨,云蒸霞蔚。年长因生计一去百里,但纵使有山水相隔,有风雨吹落,我还是逐字逐句,将记忆里的“年味”挑拣出来,细细品味,深深雕琢。

下雪

这儿的雪通常来的正是年尾时候,再晚也就没有雪了。天地本来草枯叶落,有几分枯寂,一场雪倒是凭空生出一些热闹,为新年的到来添了点吉利的兆头。

那爱臭美的年轻姑娘们也是机灵得很,借着下雪天冷的由头,催促着爸妈,给自己提早置上了漂亮的新衣服。拿起花伞,穿上长靴,呼朋唤友,迈着欢快的步伐,咯吱咯吱,成了雪地里最靓丽的风景。各家的小宝贝疙瘩也是搬出了课本,搓着红通通的小手,哈过两口气,就迫不及待开始验证书上雪人是不是真的存在。

一天过后,雪地上多了一串重重叠叠的脚印,一件件灵感与自然凝结的物事儿。大人们口中也多了几句喃喃:快过年了,该办年货了。

办年货

若说过年让人又喜又忧的事,莫过于办年货了。在我们这,年货大抵有这么几种,摆上桌子,接待客人的点心,常见的有葡萄干、芝麻糖、瓜子、花生等;宴请亲朋好友,提前准备的原料和熟食,如茶酒油酱、鸡鸭鱼肉;走家串户,互相赠送的礼品,有冰糖一斤,美酒一瓶,贡膏一盒等,寓意吉祥;这些都是需要颇费周折准备的。其余新衣新鞋,对联鞭炮那也是万万不可缺少的。

小孩子自是不懂这周全圆满的辛苦,早早守在自家的小仓库前,眼巴巴心念念,憋了一年的口水,这时候全都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盼望着盼望着,大年三十来了。

大年三十

大年三十的一天自然是满满当当的。

中国人素来有慎终追远的传统,这儿也不例外。大多是上午上坟祭祖,俗称墓祭,主要是在坟山烧香、上供、叩拜,缅怀自己的祖先,祈求和报答他们的庇护和保佑。天才蒙蒙亮,各个宗室就安排人员准备好鱼肉、烟酒、纸花,早些年还会带些黄纸、冥币、贡香、爆竹、礼炮等,这些年为响应国家“文明祭祖,零碳祭祀”的号召,商议着就省去了。各家代表寻一地点集合,做好祭祖顺序的约定,而后便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浩浩荡荡一群人向山地开去。山上,长辈给晚辈讲解祖先们的事迹,一代又一代,正应了寻根问祖、薪火相传之意。

晌午时分,各自回家。女主人们开始围着灶台,卤猪蹄、炸肉丸,小菜叠了一层一层,生怕误了年夜饭丰盛的习俗。男主人们拉起长长的对联,捣上浆糊,简单辨认了一下平仄,分了下东西,就把对联稳稳当当地贴到各个正门上。日近黄昏,各家各户点亮刚挂上的红灯笼,天地间就升起了一轮轮红色的圆月。忙活一天,有那味了,可以先吃年夜饭,再去拜年纳福了。

吃饭拜年

因此地在淮河以南,长江以北,南北不分,年夜饭吃饺子或是吃米饭全凭爱好。一家人簇拥着将可口的饭菜齐齐端上饭桌,桌下放一火盘,桌上四方各添两套餐具,既有请祖先同坐,共享美食的意思,也象征了家丁兴旺,和谐圆满。席上,丢掉旧年所有的不愉快,互祝美好,几千年来的笑声一起回荡在除夕的夜里。

吃完年夜饭,便是拜年纳福了。长者当先,叔伯其次,乡邻乡里,各家按各家的亲疏一一排开。小孩子开心坏了,晚上可以四处溜达,只需一两句得人的祝福,便能随心所欲地吃着各家的点心。大人们的那点点“又是一年没了”的慨叹唏嘘,也在一声声“恭喜发财,万事如意”中烟消云散。守岁,点灯,大年初一鞭炮开门,随后便是正月里,携带礼物上门拜访离得较远的亲友,维持彼此的联系。

泛黄的记忆被岁月长河一遍遍冲刷,家乡的“年味”如同一颗颗珍珠,历久弥新,散落在时光里,被家乡的牵挂串成美丽的诗行,与你同赏。

(作者:岳西县店前镇人民政府 胡煜捷)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王云峰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记忆里的“年味”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