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散文天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散文天地 >> 正文

【档案征文获奖作品】我的成绩报告单

档案是组织或个人在以往的社会实践活动中直接形成的清晰的、确定的、具有完整记录作用的固化信息。可以说许多档案都是流动的历史、深刻的记忆乃至美好的回味。

时间整整过去了四十年。虽然期间搬了三次家和处理了几轮废旧书报、纸张,但无论是自己还是家人,都下意识地将当年初中学习时候的成绩报告单保留了下来,特别是一九八〇年参加安徽省中考时的《考生考试成绩通知单》尤其珍贵。可以说,有了这份成绩通知单,才有了国家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丰硕成果的见证和享受,有了本人具有一定社会价值和影响力的本职工作,有了个人以及家庭为社会和亲朋好友交出的良好“成绩”单。

我们那代人——一九六五年前后出生的人,大都在刚刚粉碎“四人帮”、全国上下面临拨乱反正时期的一九七七年春天进入初中。恰好国家决定一九七七年全面恢复高考,一九七八年全面恢复中考。当时全县公社众多,初中就有一百多所,每年中考考生不下万人。而中专(主要是中师)录取名额又是以安庆地区为单位。恢复中考前五年,全县能录取中专的考生每年大约三、四十人,每一名被录取者都算是几百个人里挑一,真正的学霸。录取中专以后,国家提供生活费,一般三年之后包分配工作,转为国家干部。作为贫苦的农家子弟,都将初中毕业考取中专“吃皇粮”作为初中阶段学习的最高目标甚至终极目标。那个年代出生的人,一般都兄弟姐妹众多,能读完初中就算是很好的结局。高中或者中专学校,要不就是考不上,要不就是读不起,所以绝大数人初中毕业之后都进入社会从事各种行业的工作了。大家都基本出身贫苦农家,基于现在针对贫困户脱贫的“两不愁”(不愁吃不愁穿)都根本做不到。我们一九七九年下半年开始读初三的时候,正式在学校住宿。每个星期三和星期六回家两次,带足三天的米和咸菜(学校不供应学生菜品,大家也吃不起)。当时每个家庭的稻米一般都只吃得上半年,其余月份都是以玉米、小麦、山芋等杂粮充饥。家里为了保证读初三住宿的孩子能有饭吃,大都平时控制吃米饭。将米交到学校换取饭票,但又没钱交柴火费,学校就每学期组织一两次打柴活动,全校师生一起去到几十里外的深山老林里砍柴挑回学校。我们读初三时的上学期,上晚自习点的还是煤油灯,睡的是在附近农家租用的木板楼,打的是地铺,基本就是稻草上面铺上薄薄的被褥。一、二十个人睡一起,可以说很难保证睡眠质量。甚至大冬天不穿鞋袜打赤脚的同学也不止一个。好在大家都过惯了苦日子,也没什么可比较,十多岁的少年男女每天都是那么生龙活虎。

就我的家庭而言,上世纪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初期,父亲一直担任生产队长和大队支委,又脑筋活泛,生活一直还算过得去。遗憾的是一九七四年前后,父亲由于长期抽黄烟,得了严重的肺病,因为经济条件和医疗水平限制,断断续续吃了一些中药也不见大的好转,最终于一九七八年农历二月去世,堪堪才五十七岁。家里顶梁柱倒了,母亲又得了白内障,哥哥也刚成年,一家七口人的生活一下子陷入了困顿。因为要千方百计挣工分、得口粮,于是从小学开始我就一直拽着的生产队的牛绳,真正到了上初三要住校才松手。自己因为记性好,读书也很勤奋,所以小学成绩就很出色。初一担任学习委,初二、初三都担任班长,深受老师们看重和同学喜爱。所处的金山初中因为七八、七九届毕业生累计考取了十九名中专生,一下子成了县里乃至地区的先进典型,各地前来就学和复读的学生络绎不绝。我们一些十四五岁的农家子女,也没什么见识和主张,就是“听老师的话、读自己的书”而已。班主任王德天老师才二十多岁,是个民师,担任政治学科教学,前两届中考成绩一直名列全县第一以及地区前茅。他看我家里条件差,生活学习上经常给予特殊关照,甚至冬天怕我冻着多次带我睡觉。作为班长,一方面觉得自己各方面理应带头,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怎么着也要替他再争点光。所以初三年级学习过程中,无形中偏向了政治、语文,数、理、化三个学科只是按部就班机械完成一般学习任务。整个初三年级,除了必要的体育活动,就是不断地白天上七节正课,再加上早、晚自习,同时也就是不断地朗读、背书、做作业,完全符合“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的情景。辛苦耕耘终于获得丰硕回报!一九八〇年八月中考成绩揭晓,金山初中九十多名毕业生,计算总分的政治、语文、数学、物理、化学五个单科总成绩四百分中(英语可考可不考,只有上英语专业学校才计入总分),有七位同学达到三百一十分以上,另外一个同学超过体育特长生录取分数线。最终在全县仅仅录取三十多名中专生、一百八十名岳中高一新生的情况下,小小的、六个教学班规模的金山初中录取中专八人、岳中二十五人!当然,这里不得不提的就是我的中考成绩通知单,除了总成绩过了全市中专录取线外,最引人注目的地方是政治学科获得了闭卷时代的文科满分,名副其实的全省单科第一,创造了一个空前绝后的记录,成了轰动一时的“政治”事件,至今仍有许多人津津乐道。当然,语文成绩也据传是安庆地区第一。特别需要提及的是,初三学习期间,因为担任班长可以多次出入班主任老师办公室,有幸读到了一九七九年《人民文学》第一期上刘宾雁的著名报告文学《人妖之间》,还有学校老师的读物《天安门诗抄》纪念周恩来总理诗歌专集,著名诗人李瑛的《一月的哀思》、柯岩的《周总理,你在在哪里》都收录其中,从此播下了文学阅读和创作的种子,得以发芽、开花、长叶、结果至今。

在太湖中等师范读书期间,学校有图书馆,又订阅了大量报刊,一下子让我们这些贫苦地区的孩子变得犹如“刘姥姥进大观园”,那叫一个真惊喜!别的县区同学经济条件好些,也有一些复读考取的大龄同学经常外出搞些娱乐活动甚至谈恋爱,我们岳西的几个同学家境都很清贫,加之年龄小情窦未开,几乎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那时的我,除了上课之外的课余时间,几乎都泡在学校图书馆,如饥似渴地读书看报,后来甚至成了义务管理员。对自己特别感兴趣的文体“散文诗”,几乎是每读必抄,三年累积下来共计满满七大笔记本不下五十余万字。读、抄的同时,发挥语文科代表的特长,组建班级乃至学校文学社,编写手抄报和油印文学刊物。学习写作的积极性空前高涨,几乎每天能写一篇散文诗。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一九八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安徽青年报》“风华”文学副刊发表了文学处女作散文诗《深山鸟啼》。那个年代在校大、中专学生不下一半都是文学青年,能在省级报刊上发表文章,尤其还是在校学生,又几乎成了学校的轰动事件。不久报社寄来五元稿费(当时国家每月供给每名学生生活费十八元,大米三十四斤),被同学起哄请客买到的水果糖至今仍甜在心里。顺便说一句,发表作品时的署名是“王扬颂”,工作以后尤其是入职填表、办理身份证的时候,姓名都换成了“王扬颂”,一直使用到今,成绩通知单中的“王扬送”一下子变成了曾用名。自此,也算与《安徽青年报》结下了不解之缘,三十多年来,成了发表我的文学作品最多的省级媒体,共计发表了四十多篇!

带着中师毕业的良好写作基础,一九八三年八月,刚刚年满十八周岁的我,被分配到母校金山初中担任语文教学工作。期间订阅了大量报刊,购买了许多书籍,自然也是阅读不断笔耕不辍。由于写作才能渐渐被大家熟知和认可,在我县响应国家号召,计划于上世纪末实现“两基”的时候,被当时的县教委抽调到机关从事材料撰写以及“两基”宣传工作。在学校教书以及到教委帮忙的十多年,多次获得广电系统宣传报道“十佳”通讯员称号以及县内外其他新闻工作表彰。

二〇〇〇年五月正式调入教育局机关以后,一直担任小学语文教研员,后来又负责全县语言文字工作,更加感觉到引领工作的重要和必要。整整二十年的工作实践中,始终将语文学习的核心阅读与积累、语言文字的掌握和运用当做关键和抓手,取得了优良的成绩。就学生学习而言,毋庸置疑,考试就是指挥棒。可以说,二十年来全县小学生每学期期末的语文考试题都最终出自本人之手,不断改进的语文学习和教学的设想与实践指导和影响着一代人甚至两代人。全县的语言文字工作除了每年的常规活动之外,也具体牵头负责于二〇一八年顺利通过了安徽省三类语言文字规范化验收(县区均为三类),为我县文明城市创建贡献了必不可少的力量。

工作之余,仍将广泛阅读和文学创作当做主体内容。三十七年来,用于个人订阅、购买书报的投入起码超过二十万元。就写作本身而言,从学生时代在《安徽青年报》发表处女作以来,已经在《散文》《散文诗》《散文诗世界》等全国三十多家专业或综合报刊以及网站发表文学、新闻等作品数百件,获奖二十余次。出版了散文诗合集《当代散文诗25家》,另有多篇作品进入选本。二十年来,还担任县内外多种竞赛评比活动评委百余次,担任书刊特约编审若干。二〇一二年顺利加入安徽省作家协会,二〇一六年当选为岳西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

为了引领全县广大教师和学生朋友积极参与阅读写作,为他们提供一个展示自己阅读写作成果的平台,二〇一七年七月,联合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创办了“美文随读”微信公众号,主体发表全县教师的文学作品和学生作文。公众号比较特别的地方还在于,每一期的文稿都同时配发语音版,文、音、图立体展示。本人担任公众号编审工作,截止到今年八月底,已完成二百二十期,不下八十位教师和学生作者都是第一次在上面发表“处女作”。公众号产生了很好的社会影响,受到了广大作者和读者的一致好评,许多人都以能在“美文随读”发表作品为荣。

或许受到本人直接影响,或许因为家庭氛围的熏陶,爱人和儿子也一直将读书、写作作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爱人王向荣初中时期就开始在当时特别有影响力的甘肃举办的《少年文史报》发表作文,成年以后也基本从事教育以及企业文字工作,迄今也在大大小小的报刊上发表散文、新闻等作品两百多件,成为安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儿子王文韬小学六年级就开始在自己的博客写作连载小说,学生时代不断练习写作小说,在起点中文网、纵横中文网等国内大型网站发表长篇连载小说,被大量其他网站转载,阅读不下百十万人次。二〇一九年四月,他正式与纵横中文网签约写作连载玄幻修真小说《仙穹之巅》,目前已完成二百三十万字。一家三口,自己主要写诗歌,爱人重点写散文,儿子基本写小说,被熟知的亲戚朋友赞誉为“文学之家”。

因为家庭藏书多,家庭成员读书多,并且读书、写作成果明显,二〇一四年被安徽省新闻出版广电局评为首届全省“书香之家”,随后受到县委、县政府的表彰和奖励。二〇一六年五月十一日,《安徽日报》发表题为《帮孩子重拾读书乐趣》的专项报道,专段介绍我们全家读书、创作事迹。

《增广贤文》有言: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句话从现代的眼光来看,虽然有失偏颇,但仍有它的重要借鉴和指向作用。就一般民众而言,读书永远是改变个人命运、服务国家社会、实现自身价值的根本出路,本人自身和家庭发展的经历就是最好的明证。

读书使人富有,文学使人高贵,档案使人有谱。期待更多的人珍惜读书机会,多多从事文学创作,保留重要档案资料,为新时期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发光发热、添砖加瓦,为党和人民以及家庭交出一份满意的“成绩”单。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叶蓉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