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散文天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散文天地 >> 正文

【档案征文获奖作品】氤氲在一盏煤油灯中的档案

虽然时间的年轮已走过了七十圈的印记,但那些定格在煤油灯里的故事,也如同黑白胶片里那些发黄的往事,时常会从心灵深处跳出来,一桢桢一幕幕在脑海里回放,馨香如初。——题记

父母搬迁新居,回家帮忙收拾旧物时发现一盏煤油灯。灯罩已损裂,油早没有了,灯心也变腐了,不过一切跟过去时一样,只是身上披了一层厚厚的油垢。记忆中,豆点大的煤油灯,就是我心中的希望之灯,伴我度过漫长的黑夜,迎来一个又一个黎明的曙光。

我出生在岳西县五河镇一个偏僻的小村,兄弟姐妹多,小时候家庭经济贫困,煤油灯就是家中的一件“奢侈品”。记忆中,煤油灯伴我上完小学,进入初中,直到高中毕业。家中最初用的一盏煤油灯,是父亲手工制作的。找一个废弃的小瓶子,在瓶盖上打一个筷子粗细的眼,用牙膏皮或者铁片卷成的小筒做成灯柱,然后把棉花或者废布条捻成芯条穿进灯柱里面,这样,一个简易的油灯就大功告成了。因为家里穷,劳动力少,兄弟姐妹白天放学回家,先要下地去帮父母干活争“工分”,晚上才抽时间做功课。煤油是凭计划供给,为了节省煤油,我们兄弟姐妹几个每天晚上做功课都要共用一盏灯。晚上,夜幕降临,在饭桌的中央把煤油灯高高架在一个小凳子上面。父亲说,高灯低亮,所以煤油灯就放到一个比较高的地方,我们在饭桌上围坐成一圈,各写各的作业。在使用煤油灯的年代,家里也曾经发生过很多有趣的故事。不是关键时刻灯里没油了,就是油灯被飞蛾扑灭或者被风吹熄,有时还会掉下一砣砣烟炱在书本和衣裤上,要费好大功夫才清洗干净。一次,我们姐弟几个在一起做作业,我刚上小学三年级,作业比较少,做完后就坐在板凳上打起瞌睡,一不小心头挨上了煤油灯,一股焦糊味过后,我的头发眉毛就损失了一半,等到我清醒过来,正在做作业的哥哥姐姐已经笑的前仰后合,说这就是老师讲的成语“火烧眉毛”。为此,父亲省吃俭用买回来一盏带有玻璃罩子的煤油灯一一罩子灯。

罩子灯的光线比自制油灯光线亮了许多。有了这盏灯,我们天黑写作业就更加方便了。秋收时节,夜幕降临,满天星辉,罩子灯被放在堂屋里那张高大的八仙桌上,跳动的灯火发出清白的光亮。一家人围坐在小山似的玉米堆旁剥玉米。我们学着母亲的样子把外面那几层老玉米皮撕开蜕下,只留下最里层的两三张,然后反方向将它们捋直编织成串,挂在墙壁、屋梁闪烁的灯光和晶莹光润的玉米相互辉映,显得温暖而祥和。

再后来,父亲又用微薄的工资给家里添置了一盏更为新奇时尚的煤油灯——马灯。这是一种可以手提且防风雨的煤油灯,因骑马夜行时能挂在马身上而得名。它难得停留在锅台灶角,而大多时间在户外游走,与居家的罩子灯组成灯的家族,一个主外、一个主内,就像是灯中的夫妻。母亲特别珍爱这盏马灯,除了我们学习时或者要为乡亲们赶制新衣、缝补自家人衣服外,一般不会拿出来使用,更不会让我们轻易碰触。母亲虽然不识字,但心灵手巧,绣得一手好花,也做得一手好缝纫。在无数个寂静的夜晚,家里总会传出母亲踩踏缝纫机那“嗒嗒嗒”的声音。母亲将马灯挂得高高的,在灯光的辉映下,一双巧手轻柔地理着布料,轻轻扬起的胳膊就像是在跳舞,朴实安详的脸上泛着淡淡的金色光芒……

在那个年代,不管是雪花飞舞的黄昏,还是凄雨菲菲的暗夜,只要望见窗户里散射出的灯光,寒冷和孤独就会在瞬间离我远去。曾记得,在无数个寒冷冬季的夜晚,我坐在昏黄摇曳的煤油灯下听长辈讲故事、做猜谜游戏或是用灵巧的双手不时在糊满旧报纸的墙壁上摆出五花八门的手影,惹得大家哈哈大笑,整个屋子充满了温暖和幸福。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时,家乡开始有了电灯,一根根木电杆在村子里竖了起来,细细的电线牵进木房里,15瓦的白炽灯泡也安上了。每到傍晚,我们就盼望着屋里的灯泡能发出光来,那电灯的开关拉绳不知被拉断了多少回。如果在某个月朗星稀的夜晚,开关被拉下后,房间瞬间亮了,心也跟着敞亮起来,我们就高兴得又蹦又跳:“灯亮了!灯亮了!……然而,如此幸福的场景并不能持续多久。有时会停电,大人只好又找出煤油灯来点上。一阵风吹来,灯光摇曳,火苗舔着玻璃罩,升起一缕缕黑烟。尽管如此,大家还是期盼那些叫“电”的家伙能沿着这些木电杆和细电线翻越千山万水,带着源源不断的力量点亮村村寨寨、千家万户。人们深信:总有一天,“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生活梦想也一定会实现。

九十年代末,记录着我童年点点滴滴的小乡村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国家很多中小型水电站工程建设如火如荼地进行,到处一片繁忙景象。电力设备设施开始有了质的飞跃,电压越来越稳,灯光也越来越亮。

如今,那一盏盏曾经光芒了昔日乡村、点亮了千家万户的煤油灯早已被日光灯、水晶灯、LED灯、EDU灯等琳琅满目的现代灯具所替代。从灯光如豆的煤油灯到昏黄黯淡的电灯泡,再到光鲜耀眼的各式灯具灯饰,折射出的是时代的变迁、社会的进步,照亮了人们的小康之路。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叶蓉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