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散文天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散文天地 >> 正文

我的老师钱力华

四十八年前的春天,我离开家乡到父亲工作所在地方的一所初中上学,那年我十一岁。父亲送我上学,教室在一个四合院里。虽是初中学校,可其他教室里都坐着小学生。不知是校舍紧张还是初中才兴办,好奇怪。

父亲把我送进教室,交给一位年轻的老师。并告诉我,老师姓钱,然后就匆匆地走了。老师看我个子小,就让我坐在第一排。我坐下来,开始打量老师:老师很高大,圆脸,鼻子上架着一副眼镜,眼睛很亮,额头也宽,短头发,说着一口的外乡话,和我过去见到的老师不一样。用现在的话说就是长得很帅。很晚了,父亲回来,告诉我,钱老师以后就是你的班主任,他是刚分来的大学生,上的大学是名牌。父亲又说,好好念,以后也上大学。钱老师是我见到的第一个大学生,我当时想,大学生应该像钱老师那样。

上学上了一段时间,我发觉钱老师并不给我们天天上课,他不是我们的主科老师。他带我们物理课,说话声音高亢。阳光洒进教室,就看见他额头一亮一亮。听同学说,老师说的是普通话,很标准,很好听。后来又听说,钱老师不是本县人,家很远,在南京。我知道,南京在山外,那里有一座大桥,是我国自行建造,是我国人民的自豪。现在我们的老师是“南京来人”,我要努力学习,将来也到南京看看。

一年后,父亲工作调动,我转往另一所学校。后来我上了师范大学,大学离南京不远。同宿舍里的一位同学也是南京人,说的普通话和钱老师一个腔调。我对同学说,听你讲话,我感到很亲切。我的老师也是南京人。一年暑假回家,父亲对我说:钱老师又和我在同一个地方工作了,他现在已经是你中学母校的校长了。他要你好好学习。

大学毕业,年青气盛。分配回家乡,在县中任教。一年后,钱老师荣升县教委主任,他的夫人杨老师也调往县中任教。这样一来,我们师生就住在同一所学校的大院里了。听杨老师说:钱校长(她一直这么称呼的)工作很忙,全县到处跑,总是不着家。听杨老师说,他们是大学同学,专业是化学。大学毕业,一同来到山区,就在山区安了家。我说钱老师还会教物理,杨老师哈哈笑:那时在乡下教书,哪行缺就得教哪行。

老师做了“大领导”,本应傲骄傲骄。可我觉得这是个不小的烦恼。每次见面,老一套:把书教好。举行大合唱,要参加;高考到了,要监考,不能跑。大事小事,我一个不能少。最怕听老师做报告,一个理科生,名言警句顺手拈来,诗文名篇全知晓。说话有文采,有气势,有劲道,不用打草稿;打桥牌,会歌唱,精象棋,一招狠似一招。风度翩翩,举止优雅,粉丝不少。私下里,我总喜欢把老师的毛病挑:普通话发音不标准,成语记得不牢靠。老师虽然明察秋毫,我这一“阴”招,他肯定不知道。

校园里,关心老师的人真不少:一会说,他要调到省里了,任处长;一会说,他要回老家,单位早已联系好。别人向我打听,我哪里知道。求证杨老师,杨老师付之一笑。可是过不了多久,事实证明消息可靠。一天早上,一辆卡车开进学校,把二位老师和他们的坛坛罐罐、日用家俬一同带走了。老师虽然离开了山城,但关于老师的传说仍然不少:钱到南京一所中学当校长了,很风光;钱担任校办工厂的厂长了,捐赠的近百吨化肥往山里拉;他还在为家境困难学生捐款寄物,资助孤儿读书,扶贫扶智一起抓;钱虽人在都市,心还在山乡。

有一天,突然接到老师电话。老师告诉我,已在南京为我联系一所中学,让我过去试讲。这是我第一次南京之行,到了郊区的一所学校。校长说:我了解你的情况,希望你能来我校。开学后,我就站在新学校的讲台上。几个月后,我举家迁往南京,成了南京人,和老师一样。

我所在学校离老师不很远,两家的距离,自行车半个小时就到。接触的机会多了,我便发现他说的普通话,有着浓浓的南京腔调;进了他的家门,就有一股我熟悉的腌菜的味道;他的兄弟姊妹都姓吴,唯独他姓钱,从母姓。照理说,老师有钱,双职工,夫妇都是高级教师,男方一直担任领导。可老师真的没钱。房子是分的,新的;家具是老的,从山里带回来的。两个女儿正读大学;工薪家庭,没有外财。

进入新的世纪,改革力度加大。我所在学校与企业剥离,与地方高中合并。老师又成为我的领导。虽已退居二线,老师仍然为学校操劳。他负责的退协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关心下一代赢得人们称赞。经常来校帮助我、指点我,加强学校对外宣传,提升学校形象,为学校的特色发展、提档升级作出贡献。有了老师的指导,我有了底气,有了依靠,找到了路径,心里自然高兴。但一看到老师满头华发,面庞瘦削,便心生自责,泪湿眼眶。

1997年,老师50岁。这以后几年的日子,我知道老师都在“熬”,我见证着“钢铁是这样烂掉”(老师自嘲语)的时光。壶腹部肿瘤、胰十二指肠切除、胃切除四分之三,四年之间三次手术、五次化疗,没有让老师倒下;2005年,妻子胆囊肿瘤,两次手术,一个月放疗,这个家庭没有崩塌。2018年被评为南京市抗癌英雄,老师说:“我们虽曾病倒,但不甘沉没;我们虽是病树,但不甘枯萎!”从风雨中走来,老师又走在洒满阳光的大道上。

常和老师在一起,我又发现他说往事渐渐多了起来,一提到岳西、一提到山里,他的眼睛就发光。他告诉我,他跑遍了岳西的每所学校,解决了大量存在的危房,改变了不少学校脏乱差的面貌,让广大教师更新观念,鼓励学生全面发展,不要光盯着高考。老师特别喜欢山里来人,忙着订宾馆订餐,每次都热情接待。他说我是岳西的南京人,自己是南京的岳西人。岳西的每一个好消息都会让他兴奋好多天。比起我这个地道的岳西人,老师反而是岳西新闻先知道。老师很忙,他要学习,要与时俱进。老师的手机玩得溜,他是好几个群的群主。老师兴趣广泛,老师写的时论、政论,点赞不少。

老师的生活丰富多彩,概括起来,就是“两好一乐”。一好跑。跑关工委,跑社区,跑学校;为退协跑,为同学跑,为学生跑,为朋友跑。这几年,我身体不好,老师就从地铁二号跑到一号,把好吃的东西送给我,嘱咐我写文章悠着点。二好调。调,就是乐调。老师喜欢音乐,经常去大剧院听音乐会。近年来又迷上戏曲,京剧、地方戏都爱看。一乐,就是乐山,老师是仁者。山,这里是特指,就是大别山。岳西的山好、水好、水好、物好、人好。岳西的小菜能下饭,岳西的茶叶治腹痛、医感冒。年轻时在岳西住,老来往岳西跑。岳西就是天堂,岳西就是乐土、乐郊。我对老师说,有一句宋词是您的写照: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老师说:你就别夸我了。做点好事,当个好人。我只要这两“好”。

我一向喜欢看不为尊者讳的文章。相处久了,交往深了,老师的缺点能清楚地看到。老师的缺点就是只顾他人不顾自己、只为大家不为小家。每回去他家,杨老师总向我“告状”,我总是敷衍,说,我一定好好批评他。妻子对我此举很不满,当着杨老师的面,数落我:你和你老师一个样。我下不了台,忙说道:还不是老师教得好!(作者:刘灭资)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王云峰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我的老师钱力华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