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散文天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散文天地 >> 正文

别梦依稀

别梦依稀

——谨以此文纪念五叔去世两周年

时光依稀,日子如流水一般,转眼间,五叔离我们而去整整两个年头了。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父亲节”,除了想起在老家劳作不辍的父亲,更让我怀想起五叔。两年前的今天,他撒手人寰离我们而去,如一颗流星划过,生命何其短暂。

在我们老家,我们通常称叔叔叫作“佬”。从小到大,我习惯于喊五叔为“五佬”。虽然他长我一辈,但其实却只长我五岁。但这比毫不影响我对五叔的敬畏与敬佩,五叔的人生经历非同导常,是我所无法比拟的。

记事起,每当寒暑假到爷爷奶奶家,五叔总免不了逗我玩。那个年代,五叔和爷爷奶奶们还住在老屋,村子没有通高压电,晚上点的是煤油灯。我生来胆小,每当晚上从厨房到厢房,中间要穿越漆黑的堂轩,五叔故意说鬼故事给我听,让我听了更加害怕,无论如何也不敢独自从厨房到厢房。而我,更加佩服五叔的胆大,他可以在没有一星点灯火的情况下,半夜一个人在外行走自如,到下拐的生产队和大队部里来来回回。

五叔当家早。二十岁不到的光景,就开始当家理事了,早早地娶妻生子撑起了一个家,先是把爷爷手上的几间泥巴屋子推倒,起早贪黑盖起了一排五间的砖瓦房。过了些年,又把砖瓦房拆掉盖起了楼房。为了过好日子,他先后干过很多事,到当地大理石厂做过工,外去打过工,承包过别人田地,在山场搞过种植,还在村里干过一届村委会主任,后来还从事过易经研究和风水学。

记忆中,五叔性情刚烈,也就是农村里人所说的有“煞气”。这一点是公认的,我也深深领教过。村里村外,只要有人家吵嘴打架,或者两家之间闹纠纷,只要五叔出马,事情立马摆平,而且让双方都能心平气和、心服口服。我想,这估计也是他能够从一介平民被一致推选为村官的原因:处事公道,不存私心,而且雷厉风行,快刀斩乱麻。以至于五叔去世后,沿途一带的群众也好,本家族叔子大爷也好,都为之叹息,都说好人不在世,走得太早了。

记得有一年春节,小姑家请我们去她们家吃晚饭。席间,我出自酒桌上搞活气氛和五叔多喝三杯二盏的本意,随口编了一个顺口溜的劝酒词,由于口不择词表达有歧义,瞬时五叔的火爆脾气就上来了,弄得当场十分狼狈下不了台面,还是父亲及时帮打了个圆场,五叔火气才得以平息。真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没想当年一句玩笑话竟一语成谶,那天五叔跟我喝的竟然是最后一次。过了没多久,五叔就被查出得了癌症,从此与酒无缘。

后来的日子,五叔不停地治疗、住院、化疗,休养,而我,因担心五叔心情烦噪,害怕打扰他静养治疗,也极少有联系。直到在他生命的最后一段日子,父亲在电话里跟我说,自打把五叔从杭州的大医院转回老家小县城的住院部时,病情是一天天恶化,快40天没进食了,每天仅凭输营养液维持生命体征。我听后,一阵酸楚,黯然神伤。如果没有顽强的求生意念,恐怕他早己不在人世了。

两年前的端午节前夕,罹患胃癌饱经病痛折磨的五叔走完了何其短暂的人生历程,在知天命的年纪,长眠在辛苦劳作的村庄里。虽说生与死是自然规律,虽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然而五叔去世两年了,每当想到五叔,心中的想念、伤感和遗憾却丝毫不减,而且将会伴随我的余生。经常无端地在梦里蹦出五叔的音容相貌来,总觉得他没有死,但一觉醒来,留在心底的只有遗憾,只有无尽的哀思。

五叔生前对易经颇有研究,专攻风水学,而且曾以此为业,心中自有乾坤。我想,易经也是国学的一分支,据此他也是在为国学的传承起了一定的推动作用。诗经•魏风《陟岵》有句:“陟彼岵兮,瞻望父兮。父曰:嗟!予子行役,夙夜无已。上慎旃哉!犹来!无止!陟彼屺兮,瞻望母兮。母曰:嗟!予季行役,夙夜无寐。上慎旃哉!犹来!无弃!陟彼冈兮,瞻望兄兮。兄曰:嗟!予弟行役,夙夜无偕。

上慎旃哉!犹来!无死!”五叔地下若有知,应能感知,活着的亲人,此生此世,又如何能把你想忘?

生死两茫茫,思之心惶惶。生者,唯有珍爱生命,泪水涟涟地追怀逝者的音容笑貌,继续在人生的道路上奋勇前行。(黄永赞)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王云峰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别梦依稀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