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散文天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散文天地 >> 正文

谁说姑嫂是冤家,我家姑嫂不一般

“今天是个好日子……”妈妈的手机响起宋祖英欢快的歌声。

“大姐,腿疼可好点了?”

“小妹啊,这次用中药敷了,好多了”妈妈爽朗的回应着。

听起来是一个姐妹情深的好姐妹,其实是姑嫂俩,来电话的是我小姑。

平常人家姑嫂不睦,互相看不顺眼呀,在我们家不存在的,小姑今年51岁,她们就相识51年了,很奇怪吧?

01

外婆家和太奶奶家上几辈是姻亲,老话说:一代亲二代表,三代四代了,两家老辈就想续亲,所以妈妈九岁就和当时年仅七岁的爸爸蒂下婚约,太奶奶家在大山里,那时候交通也不便,害怕以后外婆家反悔,订婚的当年就让妈妈来到了太奶奶家,名为童养媳。

妈妈十八岁时,小姑出生了,奶奶身体不好,基本都是妈妈照料,上世纪六十年代,农村普遍条件差,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小姑还是受到很多优待。

因为饥荒和疾病,奶奶无奶水喂养,小姑上面几个姑姑相继去世,到小姑出世时,一家人视其为掌上明珠。很多人家都不知道奶粉为何物,我爸妈省吃俭用,挖药草、卖粮食换钱,给小姑买了炼乳奶粉吃。

长嫂如母,妈妈就是这样亦嫂亦母宠着她。

小姑六岁时,奶奶患病去世,小姑就彻底成了妈妈的小跟班了,像个孩子眷恋母亲一样,家里虽然经济条件不好,小姑从小丧母,但从不缺乏充沛的爱。

小姑上学了,书包是妈妈亲手缝制的,穿的步鞋是妈妈亲手做的。

02

慢慢我们姐弟三出生了,爸爸那点微薄的教师工资负担不了一大家子生活,家里就会搞些副业贴补家用,家里每年养三四头猪,养大后卖掉能积攒一笔钱,每天放学后或星期天,妈妈就要我们去打猪草。

我和妹妹每天挎着一个大竹篮,去山野田间打各种猪草回家喂猪,每次都累得汗湿衣襟,头发被草丛中枝枝叉叉蹂躏到爆炸,又渴又饿,回家看着小姑悠闲的在家玩,无名之火一股脑迸发,责问妈妈为什么不让小姑去打猪草?

妈妈总是粗暴的回应我们,叫你打猪草就打猪草,哪那么多废话,打猪草能累死人呀。我和妹妹只好委屈的走了。

03

小姑初中毕业,没有考上高中,小姑有意向再复读一年,爸爸妈妈节衣缩食把她送到隔壁镇上中学去复读,离家有四五十里路,一个月才回来一次。

那时我们全家都没有一件毛线衣,冬天御寒的上衣就是加绒的卫生衣,类似于现在的加绒卫衣,但那时样式丑陋,颜色老气不美观。小姨娘怜惜妈妈辛苦,亲手织了一件毛线衣给妈妈。那鲜艳的颜色,柔软的质地让小姑爱不释手,妈妈看在眼里,什么都没说,自己一次也没穿就默默放进小姑的行李里。

这件珍贵的毛衣后来却被小姑在学校弄丢了,小姑也明白这件毛衣的珍贵,和同学从学校回来后,吓得不敢回家,妈妈眼看着小姑该到家时间还没到家,非常着急,就去小姑同学问,才发现小姑躲在那里,妈妈一句话也没责备,把小姑领回家,回家给小姑做了稀罕的蛋炒饭,说以后不管什么事,都要回家,说得小姑泪眼婆娑。

04

小姑出嫁前,妈妈什么都不让她做,有点恃宠而骄,任性而倔强,以至于邻居都说这姑娘脾气这么大,以后嫁到谁家,谁家受罪,妈妈从不理会,依然就这样宠着她。

小姑出嫁后,慢慢做得一手好菜,经常会把娘家兄弟姐妹叫去吃饭。小姑的手很巧,学会织毛衣,我们家里的毛衣全承包了,学会做鞋后,就给妈妈做了一双,她用她的方式在回馈妈妈。

小姑出去旅游,给妈妈买的珍珠项链,妈妈一直都戴着,每次别人问起,都自豪说,这是我小妹买的。

年轻时的过多劳累,让晚年的妈妈病痛缠身,小姑一直挂念在心,妈妈辗转于不同医院看病,听闻的民间中医也去瞧瞧,小姑的电话总是追随而来。看病的日子妈妈惦记家里的菜园子,也是直接就打电话安排小姑去伺弄。家里要宴请客人,也是小姑来主厨了,怕妈妈累着,她像当年妈妈宠爱她一样,来疼爱她。

05

她们的姑嫂情在我们老家也是传为美谈,妈妈是个朴实的农妇,说不出什么大道理,凭着自己的本能,用心爱着,小姑感受到无条件的爱,从刁蛮的小丫头成长为上得厨房下得厅堂的现代女性。

她们彼此付出,彼此珍惜,也为我们这个大家族做出榜样,温情在我们这个大家族里面流动,让每个人沐浴其中,感受温暖、感受爱!(朱绮丽)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王云峰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说姑嫂是冤家,我家姑嫂不一般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