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散文天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散文天地 >> 正文

远山中的河图

听说我们要去的地方叫河图,岳西县大别山腹地。那是一块革命圣地,一方净土。确切地说,河图是远山中的一个小镇。小镇旁有个凉亭坳,在中国革命史上,曾有浓墨重彩的一笔,值得永远纪念她。 面包车在高速公路上沉稳地奔驰。一路行来,我的思绪都浸泡在河图的名字中。因为她使我想起“河图洛书”的美丽传说,但始终无法参悟彼河图与此河图之间有何关联。彼河图发生地在孟津境内的黄河,时间远在伏羲氏时,距今已有5000多年。而此河图是在眼前的崇山峻岭之中,她的故事发生在80多年前,两者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却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不是很传奇而值得思索吗?

漫想中,面包车驶进一条高山隧道,眼前顿时失去刚才车窗外的明媚阳光,只有隧道两边忽明忽暗的壁灯从车窗外闪过。我闭起双眼,继续想“河图洛书”的故事,仿佛看到一匹金色的龙马从黄河咆哮的波涛中突然腾空而出,背负着一卷谁也看不懂的画图。在不够通明的隧道中,我在脑海里探求“河图”的奥义,还未及回味“洛书”的故事,车子已经驶出隧道口,眼前又是一片明光闪亮,“洛书”故事就此中断回想。 面包车在绕山高速路上盘行,可谓是一洞驶出一洞迎,隧道一条接一条,青山一座连一座。车窗外,满目葱茏,山光潋滟,环顾不暇。探首远视,丹崖翠壁,蔚然云山相映。时而云飞雾走,开阖晦明。远山近岭,树木森森,干苍叶密。石峰壮立,悬石参差,奇形难以名状。未到河图,已感受到红色岳西今天的大美风光。

时近中午,终于抵达一路苦思遐想的河图,眼前豁然开朗。静静的山村小镇,人居散落,粉墙飞檐,琉璃红瓦,像一把珍珠撒在大山坳里,闪闪发光。小镇没有闹市的喧嚣,仿佛是一幅中国画里的乡村,烟林雾树,清风飘柔;浅水弯岸,晴云舒媚。偶有村犬摇尾相迎,以示亲近,来去悠闲自得。河图果然是一片岁月静好的升平,还有种超然世外的梦幻。等候我们的镇府人士迎上来,笑着招呼说:我们现在就去凉亭坳,不远,几分钟就到。

从河图到凉亭坳的路上,我想起《周易》“飞龙在天,利见大人”的卦象。因为河图曾有一条飞龙,纵横大别山,谱写了血与火的礼赞。那是84年前,它腾飞于凉亭坳。 那是个风雪交加的除夕,在凉亭坳的汪胡氏宗祠里,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至今仍为人们津津乐道。在那个寒夜里,汪胡氏宗祠,点亮了一盏桐油灯。方桌的周边,坐着几条戎装 破旧的汉子。为首的带头大哥叫高敬亭,时为中共鄂豫皖省委常委、皖西北道委书记。高敬亭正在召开一个重要的会议。

自红二十五军奉命长征,撤出大别山根据地后,这里就遭到国民党反动军队的疯狂清剿,老百姓日子苦不堪言。留下的伤病员和地方分散的游击队没有统一指挥,形成不了战力。在革命紧要关头,根据几经周折转收到的省委来信精神,高敬亭挺身而出,担起重建红二十八军的重任,决心把藏在深山里的革命火种集束起来,与国民党反动派血战到底。在这次紧急会议上,高敬亭担起红二十八军政委的重担,统一领导鄂豫皖党政工作,指挥根据地的革命战争。会上,高敬亭久久凝视着微弱的灯光,心中却充满了期待。这是一个在残酷环境下敢于向敌人亮剑的战将,对死敢于说不的汉子。这是一支真正意义上的布衣部队,却有着严格的纪律。那晚,虽然大雪封山,随他而来的战士为了不惊扰百姓,很多战士就睡在山洞里,屋檐下。油灯的光亮映照在高敬亭那张刚毅的脸膛上,显现出战争岁月中被山风刻下的痕迹,从那一道道皱纹里,焕发出充满自信和慓悍的气场。此时,高敬亭那身散发着火药味的戎衣,还挂着从雪夜带进来的冰花。除夕之夜,五更寒彻。就是凉亭坳这盏不灭的星火,温暖着一群怀着理想红军战士,重新点燃了鄂豫皖边区对敌斗争的熊熊烈火。在与中央和省委完全失去联系的情况下,高敬亭率领红二十八军,坚守在这片红色土地上,不论环境多么残酷艰苦,仍然一往无前,红旗不倒。

喜看今日之河图,已然“天人合一”,安康和谐。隨着阳气的升值,到处是生态平衡生长,绿水青山已成河图人的共识。而社会的清明,促进河图人向更高更远的目标出发,踏着当年红二十八军的英雄步伐,视野更加广阔,创新意识更为强烈。因为从昭示上古文明的那张河图到红二十八军的红色河图,已深入河图人的血脉。它拌和着山水田园农家乐,漾溢着岳西式的茶香和花香,正在源源飘向祖国的四方。(□ 合肥 徐子芳 作者系原安徽文学院院长)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王云峰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远山中的河图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发布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发布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