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散文天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散文天地 >> 正文

重返大地之上

蒙蒙细雨中,远远望见路口的一棵柏树,高大苍翠。我领略着中关镇秋千村刘氏宗祠的老屋,墙角一簇秋菊怒放着,老屋静卧在烟雨中,沉默无言。这里是中关镇秋千村抗日工作团驻地旧址。走进祠堂驻足参观,触摸一件件历史遗迹,一个名字一次次撞击着我,牢牢抓住我的心。这是一个青春的形象,齐耳短发,明亮的眼睛流露出坚定自信的光芒。王榕,这个出生在英山县的细妹子,在1938年的夏天,带着十几个团员来到大山深处的岳西县。团员大都是北大训练营的学生,最小的才14岁。团长就是23岁的王榕。

离“七七事变”爆发即将一年了,封闭的岳西县感受不到一丝抗日救亡的气息,县城里国民党高官依旧整天花天酒地。在这样的形势下,三十一工作团受党的委派来到群山环抱中的岳西县开展工作。

在祠堂的屋后墙上,还遗留有工作团刷写的抗日救亡的标语,这一群满腔抗战激情的青年,放下书包开始了另一种别样的人生。

乡村的夏夜,月朗星稀,田野里的蛙声似打鼓一样丝毫不停歇。刘大叔家院子里虽没有点灯,月光下也敞亮敞亮的,十几个人围坐在板凳上摇着蒲扇唠嗑着。王榕带着团员利用夜晚的时间向乡亲们宣传联合抗战的政策。大娘端出刚炒好的香喷喷的葵花籽,“妹子,吃吧。你们是红军回来了么?”不等王榕回答,刘大爷擦擦眼角,轻声唱起了小调,“正月劝郎正月正,我劝我郎当红军。而今革命高潮起,我郎哥儿哟,胜利万万春......”大娘和乡亲们也跟着一齐哼唱起了《十月劝郎当红军》。王榕的眼睛湿润了,她赶忙掏出笔记录下这一句句泣血的歌词。

蜿蜒的沙村河两岸崇山峻岭,茂林密布,这里,留下了红军爬山涉水的足迹,这里隐藏着红军医院,红军服装厂。在这里,不足几十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141名革命先烈为党和人民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叶朗清,中关镇本地人,1935年5月,在沙村南山湾毛狗洞被国民党第十一路军三八四团逮捕。5月的北山,木梓树叶碧绿,小麦融在金色的阳光中,几个戴着草帽的农人在地里埋头割麦。这天的风无语,花无香,空气凝滞,只有几只老鹰在空中盘旋打转,一只乌鸦在木梓树上呱呱叫着。这个浓眉大眼的汉子,在凶残的敌人挥舞起镰刀时,眼睛都没眨一下。“引刀求一快,不负少年头”。《史记》里司马迁借谋士田光之口赞荆轲:“窃观太子客无可用者:夏扶血勇之人,怒而面赤;宋意脉勇之人,怒而面青;舞阳骨勇之人,怒而面白。光所之荆轲,神勇之人,怒而色不变。”

“叶朗清,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参加请水寨暴动。1935年2月任中共潜山县委书记......烈士的头颅被敌人用镰刀割下,挂在木梓树上示众。”红色沙村河展馆里寥寥数语,浓缩先生短暂而悲壮的一生,驻足先生的遗像前,先生目光如炬,我不忍久视。这样的烈士该当属“神勇之人,怒而色不变”。

北山的红叶,已属中关镇当地一景,每年的秋天,田野,堤坝上木梓树叶烈焰腾空,红旗招展,叶先生的英灵,也在红叶中熠熠闪烁吧。

自从踏上岳西这块土地,王榕激动的眼泪流得太多了,这片红色的土地上流传着多少可歌可泣的事迹。方启坤同志也匆匆从来榜河赶到驻地和他们相见。她在驻地住了两三天。躺在驻地的稻草床上,她和王榕整夜倾心交谈,说到王步文烈士牺牲的经过时,两人抱头痛哭。1931年5月31日王步文在安庆被敌人杀害,壮烈牺牲,年仅33岁。就义前他挥笔写下“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君子自风流”的遗诗。“复苏爱妻,我为革命而死,你不必悲哀,不必难过,应抚养爱生,以继予志……”方启坤给王榕轻轻念着王步文留给她的遗书。

刚从书斋中走出,没有真正经历战火洗礼的王榕,被深深震撼了,正如她在《难忘的战斗的一年——回忆三十一团工作团在岳西》中深情的回忆,“在岳西工作整整一年,我深深地感到岳西人民不愧是英雄的人民!他们有光荣的革命传统,有丰富的斗争经验。他们教育了我,鼓励了我,我对他们至今怀着亲切崇敬的感情。”

王榕给方启坤讲了红军长征到达延安、西安事变和蒋介石被迫接受我们党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等情况。在驻地,方启坤看到了“红角”摆放着的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听到小教室传来识字班的妇女们郎朗读书声,在屋前的大柏树下,她看到团员们正在排演《放下你的鞭子》。方启坤感觉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她又可以投入新的战斗。

王榕和她带领的三十一团辗转在岳西的山山水水,向“僻远地区听不到炮声的人们,至今还静悄悄过活”的深山里群众宣传抗日救亡的政策。他们和当地的国民党驻军斗智斗勇,积极发展中共党员,进行党的组织建设,组织模范大队,建立地方武装,我党的力量在岳西大大增强。1939年的6月,由于形势的变化,为了保存革命力量,王榕和她的工作团依依不舍离开了岳西,踏上了新的征程。

在沙村纪念馆陈列着一把日本的战刀,这把战刀是否沾染了我们中国人的血迹,战刀的主人是否加害过我们的民族,我不得而知。但是,这把锈迹斑斑的战刀预示和证明了侵略者必然的下场。

我寻访这块红色土地,是在立冬之后,大地坦露,空气澄清。田野上木梓树、银杏树,色彩斑斓,红顶白墙的农家小屋错落有致,好一幅新时代的画卷。我摘下几朵怒放的菊花轻轻放在王榕曾住过的卧室的窗台上。从木格的窗棂往外望去,一只喜鹊在柏树枝头蹦跳着,那年那月,23岁的王榕在想些什么呢......(朱王芳)

参考字数:2000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王云峰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重返大地之上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新闻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新闻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