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散文天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散文天地 >> 正文

鹞落坪上

戊戌夏季,合肥地区酷热难耐,城乡处处吴牛喘月,挥汗如雨时,渴求凉爽,人人想往。终于在一个周末,孩子们陪同我和老伴自驾前往岳西县包家乡鹞落坪村,去寻找避暑之快意。

早就听说鹞落坪是一处绝佳的清凉神仙地。方圆数十公里区域,罗列着60余座海拔千米以上的崇山峻岭,其中的驮尖和多枝尖以其1750余米耸起了大别山的第二和第三高度,并以其“绿色宝库”“百草药园”“植物基因库”“天然动物园”和“濒危动物避难所”等动植物多样性家园,构成了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车辆盘旋其间,或上或下,如在波峰浪谷间游走。山峰横空出世,东西连脉,南北分界,水派江淮。无边绿色里,色香俱佳,似乎还飘溢着兰花的幽幽馨香,折射出杜鹃与枫叶曾经燃烧过的灼灼红艳。林海、云海、雾海,共生共舞相互纠缠,时而汹涌澎湃,时而轻舒漫卷,又有云蒸霞蔚,蒸煮了百代春秋,过滤了万世风月,吸纳了天地精华,酿成了漫漫的绵柔的清新凉爽。车厢内早已关闭了空调,打开车窗,凉风劲吹,让我们尽享大自然的恩赐。

盘桓鹞落坪上,所到之处,目光所及,从未见过一台空调。其他城乡家家户户离不开的夏日神器,在此都完全被排斥,失去存在的必要。我们下榻的沐阳山庄,依山傍路,新楼三层,南北通透。我们午休时和衣而睡,却未曾渗过一滴汗珠,夜晚就寝居然还需盖上薄被以防清凉过度。且喜屋内屋外,路边林间,到处无一蚊虫飞舞、嗡鸣,置身无蚊世界,免受蚊虫侵扰,实在是一个奢侈的享受。快哉,悠哉,夏季鹞落坪,好一个人间天堂!

清晨,我们披上外套,以御清凉。步出山庄,踏着山道旁草丛间的晨露,穿过已在我梦乡温柔歌唱过的小溪,走进林间小道与欢跳的溪水一道漫步。阳光穿透树木茂密的枝叶,装订着浓厚的山岚,书写出大自然“夏日早安”的问候。不经意间,忽见一群农家土鸡悠游在嫩绿的草地上,蠕动着长长胡须的山羊抖擞在林间、道旁,轻盈地演练着它们的早操。朝霞晨光,山岚氤氲,倍受万物青睐,我们的五脏六腑,早已熨帖,更显神清气爽。远远近近的缕缕炊烟,渐渐升起,轻柔地飘忽,慢慢融入山中的云雾。鹞落坪的一天就在苏醒后的鲜活中拉开新的幕幔。

白天,鹞落坪的天空,分外高远、湛兰,朵朵白云尤显纯净、柔绵,不夹杂一星半点的污物垢质,完全灭绝了雾霾的生存条件。我们一路车览,贪婪观赏由山、水、林组成的壮丽画卷,时而下车探访重点景区,去采撷异样的惊喜与感悟。

切割安徽、湖北的分界线上,矗立一道吴楚古长城,牵连南北,护卫东西,后人在海拨1200米以上的大、小旗岭上,复制出一段2500年前的岁月沧桑,高耸的昭关,布置了一道伍子胥出关的悬疑,也混渚了一则流传久远的春秋故事。两副对联生动注解了昭关的方位与特色。一联曰:“一关通鄂皖,两眼望江淮”;另一联则是:“楚尾吴头一关扼险,淮南江北二岭扬威”,既精准,又大气磅礴。登上门楼,二层室内支架一面硕大战鼓,双手击之,声若雷霆,引得千山万壑竞回声。历史在唐未燃烧过一段豪情,黄巢起义军曾在此割据,于山岭间专辟一条战道(后人称之为“黄巢大道”),以升旗号令军众,从此关隘进发,转战大江南北十八省,令半个晚唐为之震颤!大革命时期的红二十五军、二十八军,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的新四军、刘邓大军都曾于此迂回激战。历经血与火的粹炼,锻造出一把把刺向敌人的利剑。血沃大地、气壮山河,这片红色的土地埋葬着无数革命先烈的忠魂。当年的烽火台、怀英亭、纪念碑、弹药库、红军医院、红二十八军纪念馆,依然挺拔耸立,见证着“血染红土三尺深”的历史悲壮。而今,我们穿行其间,自然想起元代张养浩散曲《未央怀古》中的名句:“山河犹带英雄气,试上最高处闲坐地。东,也在图画里;西,也在图画里”,实在是鹞落坪人文的一种生动写照。

因了山高水长,则能显露天地之境界。这里,山有高度,水有长度,谷有深度,林有温度。一条灵动的天然飘带,有声有色地缠绕在悬崖峭壁间,奔突于山涧峡谷上,又以“桃花冲”的诗意冠名,扮靓了大别山最美丽的一道风景线。且不说上游的险峻、劲爆,也不说下游的曲折、悠远,仅中段的十里桃花溪,自桃花瀑至仙女潭,24道景观就装点出自然生态的丰富与精彩。桃花溪汇万泉之水,聚百壑之流,飞瀑高悬,碧潭珠串,两岸青山耸峙,绿色漫溢,漫山遍岭的松桧枫榉等诸多参天古树,蓊蓊郁郁地把醇厚的绿色张扬到极致,摇摆出绿海吟风的独特气势,加上飘渺云雾的涤濯,使得这一跳曲曲折折的溪水,高高低低的深潭清沏见底,陈列出一株株荇草、一颗颗彩石,活动着一条条幼鲵、一只只山蟹,交织着动感与静好,抒发出生命的活力。桃花溪,无愧是鹞落坪驿动的一段脉搏,大别山醒着的一则神话。

夜幕降临后,山乡又是一番景象。天上有星月朗照,夜色并非浓重。稀疏的灯火点缀于弯弯山路旁、绵绵山峦间,恹恹地眨着瞌睡了的眼睛,在山风绿涛里明灭。渐而,大自然屏蔽了喧嚣,张罗起静谧,只有天簌中轻微的风声在细吟山乡民谣,一些不知名的昆虫借此在放大自己的鸣叫。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兴犹末尽回归各自的民宿旅馆,或借小酌娓娓交流,或在饭后茶叙中相互倾吐,然后再三五成群地外出看星星。我们一行漫步在庄前、路旁,仰望着满天星斗,看星辰晶亮,星河辽远,星空深遂,既熟悉,又陌生,顿生久违了的亲切感,继而去静心捡拾、悉心回味曾长期被城市㶷烂灯光掩饰了的那些夏夜间的故园乡愁和乡村故事。返回沐阳山庄,但见年轻的小陈庄主仍在堂前忙碌着。他在清点当日的收支,安排明天的一日三餐。白天曾与他聊过,原来他念完高中飞出山乡,考进省城一所职业学院。大学毕业后被招入江汽工作。几年后感召于家乡的变化,窥探出其中蕴藏的新一轮商机,便决然从工厂辞职,返回家乡创业,开辟一片新天地。现在,小陈的农庄虽是新近开张,但值此夏季,天天爆满,入住顾客均需提前预约,常常是一房难求。此时的小陈与抱着婴儿的妻子时而对视,时而会心一笑,流露出都是满满的获得感。

我们逗留鹞落坪,时日虽短暂,但收获却也满满。一路走来,心旷神怡,情冶智益,正所谓:

观天观地观世界,读山读水读人生。

加四个字作横批,则为气象万千!(作者 黄松泉 原合肥市肥西县政协副主席)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王云峰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鹞落坪上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新闻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新闻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