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西网
散文天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苑 >> 散文天地 >> 正文

【古井采风作品展示】更尽一杯酒

一苇

家父嗜酒,每逢客来,必有觥筹交错,酒香漫溢。一日,家中惟余四五岁的某人,见壁橱中有红酒一瓶,闪惹人爱怜的玫瑰红,想平日大家伙的陶醉状,馋虫动,忍不得抿一口,甜、香、微涩,顷刻,半瓶入口,不觉视线模糊,万物醺然,沉沉睡去,从下午到天明,成了家人的笑柄。

难耐酒力,却对酒产生了兴趣。酒缘何处?晋江统《酒诰》有言,“酒之所兴,肇之上皇,成于帝女。”5000年呢,中国酒的历史真是远之又远。千年之后,杜康对酒的原始工艺进行改革,从此,酒从神坛走向王公之家,从宫廷走进民间。横空出世的尤物,迷离了众生苍茫的眼眸。

酒开启了中国文人的诗酒人生。最喜竹林七贤中的刘伶,“刘伶恒纵酒放达,或脱衣裸形在屋中。人见讥之。伶曰:‘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昆衣,诸君何为入我昆中!’”天地为屋子,屋子为衣服,无拘无束,坦荡磊落,酒狂自有大境界。李白斗酒诗百篇,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作为酒仙,当然可以“天子呼来不上船”,让力士脱靴,玉环磨墨,皇帝老儿也会微笑颔首。欧阳太守齐家治国,打理滁州,山光水色,陶醉其间,文政并美,快意人生。东坡豪放,举酒樽问天,“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天大地大,俗世的争斗已经淡然,佳节至,惟有亲情最柔软,千里万里,心意相通,有明月在,思念就不会泯灭,“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纳兰容若敏感多愁,“依约相逢,絮语黄昏后。时节薄寒人病酒,铲地梨花,彻夜东风瘦。”愁肠百结借酒浇愁,独立花径,斯人已逝,伸手努力去够,怎么也够不到生命中最珍视的美好,忧伤哀戚让人难以自持。古往今来,一杯酒,成就了多少流光溢彩的词句篇章,让千百年后的我们,抚摩着那些浓郁酒香的文字,犹然沉醉不愿醒。

杯中物为何让文人格外钟情?文人天生易感,思虑深长。很多文人胸怀古今之才,心存高远之志,莫不图一展抱负,兼济天下,造福黎庶,奈何君王寡爱,佞臣当道,百无一用是书生。现实终归逼仄,还好有酒,心里千般才情、万般怨怼遭遇一壶浊酒,一半清醒一半醉,天上人间任意逍遥。天地悠悠,内心涌过无边的寂寞,拼命地想大醉一场,头脑偏偏越来越清醒,文思喷薄而出,酿就千古华章,中国的历史少了一个个庸庸碌碌的政客,多了一个个流芳千古的文学家,幸也?不幸?

与文字姗姗结缘,被朋友称为文人,很是赧然,幼时沉醉的经历时时提醒自己与酒保持距离,心却在古老酒文化里浸淫,早已熏得软绵绵、飘忽忽,对白酒、红酒、啤酒、乃至农家的烧酒都可以如数家珍,只是始终不敢试酒,招致不少笑话。

近小满,呼朋引伴至亳州,淮北大地,麦田无边,金黄入眼,富足安然。一路酒旗猎猎,烟雨蒙蒙,水汽微咸。在古井集团试酌头酒,清亮透明的古井贡透亮如水晶、香醇似幽兰,冰肌玉骨,安然不语。想起少时的糗事,怕自己难耐她平静之下的火辣妖娆。耐不住友人的鼓励,半杯入口,只道甘美醇和、回味经久不息。未几,两脚打飘,眼见万物闪动,诸般物事可爱。回到住处,触之口袋里有黄亮亮的枇杷两颗,想来该是醉后在集团的庭院里顺手捎来的。天呀,无心为贼。不曾想这枇杷历过桃花春曲的浸润,成仙了,酸甜得宜,吃了也微醺。

古井人好客豪爽,“远道而来,不喝古井酒,算不得到过亳州。第一杯我们一齐干了!”亳州人爱酒,男女老少都海量,麻雀也能喝二两,谁也不服就扶墙。“走盅”“邀”“跟”,个个思维通畅,舌战群雄,滔滔不绝。酒酣耳热,最是解乏去闷,忘忧提神,如此尤物,难怪神鬼共爱,颠倒众生。

古井烈,古井香,粮食精,池悠久,水无极,曲绵长。同行伙伴猜拳行令。古井酒瓶褐色的陶瓷散发着古老的光影,光影里,曹公东临碣石观沧海,把酒临风看风云;华佗普济众生,麻沸散五禽戏;活着不易,“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自己似乎成了曹公麾下的一名兵卒,铁马冰河,长缨在手,风云激越。

室内,好友相聚施施然;窗外,浅雾迷蒙,酒香浮动;耳畔,觥筹熙攘,笑语晏晏。

人生聚散如浮萍,此情此境能几回?朋友呵,更尽一杯酒,今日亳州客,明朝走天涯。

      岳西网凡注明"来源岳西网"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均属岳西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

信息录入:王云峰    责任编辑:王云峰
文章关键词: 更尽一杯酒

最新更新

快速关注

  •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网公众号

  • 岳西新闻公众号二维码

    岳西新闻公众号

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